返回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系列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中国名家 西方绘画 名画欣赏

达利-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

 

    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 1904—1989),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和版画家,达利是一位具有非凡才能和想像力的艺术家,以探索潜意识的意象著称。1982年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封他为普波尔侯爵。与毕加索、马蒂斯一起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有代表性的三个画家。


    1、记忆的永恒,达利,1931年,布上油画,24x33厘米,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藏
    《记忆的永恒》典型地体现了达利早期的超现实主义画风。画面展现的是一片空旷的海滩,海滩上躺着一只似马非马的怪物,它的前部又像是一个只有眼睫毛、鼻子和舌头荒诞地组合在一起的人头残部;怪物的一旁有一个平台,平台上长着一棵枯死的树;而最令人惊奇的是出现在这幅画中的好几只钟表都变成了柔软的有延展性的东西,它们显得软塌塌的,或挂在树枝上,或搭在平台上,或披在怪物的背上,好像这些用金属、玻璃等坚硬物质制成的钟表在太久的时间中已经疲惫不堪了,于是都松垮下来。达利承认自己在这幅画中表现了一种由弗洛伊德所揭示的个人梦境与幻觉。达利运用他那熟练的技巧精心刻画那些离奇的形象和细节,创造了一种引起幻觉的真实感,令观众看到一个在现实生活中根本看不到的离奇而有趣的景象,体验一下精神病人式的对现实世界秩序的解脱,这也许是超现实主义绘画的真正的魅力所在。

 

    2、加拉丽娜 油画 1944~1945 达利  66.2×52.5厘米 现藏西班牙的萨尔瓦多·达利美术馆
    从1935年起,在达利的一些画上,经常出现他妻子加拉(Gala)的肖像,但景象十分奇特,不是画她咧着大嘴笑,就是画她坐在一个与她本人一模一样的加拉的对面。这一幅作于1944~1945年间的妻子肖像《加拉丽娜》,则表达了他对弗洛伊德性心理意识的妄想。一个木然前视的中年女性,露出自己的一只乳房,左肩上衣被撕破,她瞪大了满足的眼睛。

 

    3、波特黎加特圣母像  达利 1949年 油画  489×375厘米
    这里的每一局部是画得非常精确,有阴影,有体积,有透视也有质感。但它们是一些违反常理的组合,使观众看后百思不得其解。这幅画是传统圣母像的变革与现代化,并使之分裂。

 

    4、《圣安东尼的诱惑》。是把传统的宗教题材作为诱发幻觉的手段,以表达一个苦行者如何抵制诱惑的意象。画面充满荒诞离奇的魔幻意味。 宗教传说中的隐修士圣安东尼,据传是集体隐修制度的创立者。他自己拟订了一些隐修纪律,从20岁起便禁欲修行。从公元286年前后到公元305年,隐居在尼罗河畔的皮斯皮尔(今戴尔梅蒙)山中。说他终于力胜魔鬼,抵住了种种诱惑。这是一个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广为采用的壁画题材。达利以奇特的想象力把圣安东尼画在左下角处,裸着枯瘦的身体,高举十字架,向那咄咄逼人的奔马与大象伸出,而驮着象征世间种种欲望的女裸体和宗教桂冠的马和大象等,它们的腿一下子升高了好几倍,象征了魔似的在继续升高。四肢越升越细,如抽丝一般,景象十分可怖,也不可理喻。

 

    5、原子的丽达 达利 1949年 画布油彩 61.1×45.3厘米
    这是达利回归古典、转折期时的重要作品。该作品表现出的幻想空间,为达利所独创,可以说,如今透过电脑绘图才能完成的影像境界,达利早已捷足先登了。这幅画的主题是希腊神话中的“丽达与天鹅”,在画面中,丽达被置换为达利的妻子加拉,坐在方形的台阶之上,她张开怀抱,左臂环抱着一只美丽的天鹅的头部,人与动物之间有一种难以分割的联系,加拉的静与天鹅的动仿佛又存在着一种极其均衡的力量。加拉流露出圣母般慈爱的笑容,而天鹅展开硕大的翅膀,依附着她,眼中充满了爱意……背景是一片遥遥无际的茫茫海域,空旷的海平面上除了悬崖峭壁别无它物,难以联系现实的空间满是平静和安详的气氛,充满想象。他在45岁时创作了《原子的丽达》这幅画,它舍弃了达利一贯的令人观后联想翩翩、奇妙而又令人不安的所谓的“达利风格”,画面充满了寂静与慈爱。这件作品达利一直保留在自己身边,直至逝世后才被陈列在美术馆中。

 

    6、内战的预感 达利 1936年 油画 100x99厘米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整个欧洲乃至世界都笼罩在法西斯的阴影之下。为了表现自己的恐惧和愤怒,达利在这幅画中将超现实主义的手法发挥得淋漓尽致。整个画面是荒诞又恐怖的,画中的主体是人体经拆散后重新组合起来的形象,形似人的内脏的物体堆满了整个地面。整幅画的中央被丑陋的手和腿框成一个四边形,似乎暗示著四分五裂的西班牙。画面上方的那个脑袋,像是炫耀自己胜利的样子,露出狰狞的奸笑。两只扭曲可怕的手,一只在地上,象征被压迫的人民;另一只向上握住乳房的手,象征掀起战争的祸首。画家透过一只被拉扯的乳房与相对的一只脚踝,以性暴力的形式表现恐惧。 

 

    7、由飞舞的蜜蜂引起的梦,达利作,1944年,布上油画,51x44厘米,私人收藏。
   
描绘的是加拉的一个梦境,一个由于蜜蜂的蜇刺而引起的荒诞离奇的梦。画面上,裸体的加拉悬浮在一块礁石上休憩,而礁石则漂浮在海面上。在加拉身旁,一只红色石榴飘浮在礁石边,一只小蜜蜂正专心致至地围绕着石榴“工作”。加拉的左上方,大石榴裂开了口,裂口中窜出一条大鱼,鱼夸张的大嘴中又跃出两条斑斓猛虎,张牙舞爪地扑向加拉柔软的躯体。猛虎前面,一把枪直指加拉,尖尖的刺刀头点在加拉的臂膀上,引起蜂蛰般的疼痛。远处,一只大象驮着尖顶方塔,迈着被极度拉长的竹杆般的四条腿走在海面上。这样的大象,我们在他1946年的《圣安东尼奥的诱惑》中又一次看到。一场由绕石榴飞舞的蜜蜂而引起的梦就这样呈现在我们眼前,它的颜色清澈明亮,形象逼真写实,但却毫无逻辑性可言。

 

    8、哥伦布发现新大陆 达利 1958-1959年 布油彩 410x284cm 萨尔瓦多·达利博物馆。
    这幅画不是一幅实景,是一种意象,是人在梦中常常不够具体的意象。这种超乎现实的真实,令观者在欣赏中感到迷惑难解。这里没有时间与空间的制约。为了让人感到似是而非,他采取极端的自然主义手法刻画每一个细节,如这幅画上提拽木船的古代青年,旗幡上带有现代明星头像的圣母(据说是他夫人的形象),浸入水中的侧面青年像,都是非常真实的。素描表现是细腻的,用色是恰到是处的。细致入微与荒诞不经纠缠在一起,一些内容几乎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气氛独特,令人不可捉摸。这就是画家所要达到的目的。

 

    9、站在窗边的女孩 达利 西班牙 1925年 103x75cm 布油彩 马德里国家索菲娅王妃美术馆
    达利曾受立体派的影响,努力将传统的技巧和基里科提供的范例结合起来,这使他的世界一下子变得纯洁无比。在这幅画中就表现出这种无比的纯洁。画中前景描绘一位少女背向着观众,少女弯腰的身影和透过窗户向外远眺是一片清晰明亮宁静的远景,这是一幅极为写实的作品。这种作品是与他易怒的性格相矛盾的,这种平衡和谐的画风也只是短暂的。

 

达利简介
 
   “除了毕加索,萨尔瓦多·达利也许是最为知名的二十世纪画家。”这是道恩·艾兹(英)在他所著的《达利》一书中的开场白。确实,在超现实主义画派中,达利(Salvador Dali,1904—1989)比其他画家更加声名显赫,或者可以说“臭名昭著”——这不仅仅因为他的那些想象力丰富得令人震惊的画面,更因为他那古怪得让人侧目的形象和行为。我们不能不承认他是个天才,无论从艺术的角度还是从自我宣传的角度。他一本正经地宣称自己和疯子的区别在于他不发疯。他精心侍弄他的小胡子,使之成为其身体上的一道独特风景线。他在画布上“做梦”,表现性、战争、死亡等非理性主题。他撰写《萨尔瓦多·达利的秘密生活》、装腔作势地进行各种活动……总之,这个西班牙人的言行举止连同他的艺术,已共同构成了超现实主义的特别景观。

    达利1904年5月11日生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曾就学于马德里的圣费尔南多学院,不过分别在1923年和1926年两度被逐出校门。他曾经专门学习过学院派方法,并对立体派、未来派等作过尝试探索。1927年他完成了第一幅超现实义油画《蜜比血甜》,并于1929年夏天正式加入超现实主义阵营。达利称得上是一名天生的超现实义者,他的绘画是细致逼真与荒诞离奇的奇怪混合体。他声称,“我在绘画方面的全部抱负,就是要以不容反驳的最大程度的精确性,使具体的非理性形象物质化。”为了达到这一目标,他设计了一种新创作方法,即所谓的“偏执狂批判活动”,从而把幻觉形象从潜意识中诱发出来。他的画从局部看,每个细节都是真实细腻的,但从总体上看,它们全然没有视觉逻辑的条理性,因而只会带给人们梦魇之感。过份的透视感和摄影般的清晰度则对这种梦幻性作了进一步强化。这些作品被达利自称为“手工制作的梦境照相”。达利深受弗洛依德精神分析理论、尤其是性心理学影响,他的画中常常使用象征手法对弗洛依德的观点作出图解。如既似瓶罐又似女人头像的变形,来源于弗洛依德关于容器象征和女性共同性的观点。弗洛依德曾借着心理分析去观察达利的那双眼睛,他说,“这双西班牙人的眼睛既真诚又狂热。” 达利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即把具体的客观世界的描绘同任意的夸张、变形、荒诞、怪异、省略和象征等手法相结合,创造一种介乎现实与臆想、具体与抽象之间的“超现实”的“艺术境界”。达利是深得超现实主义的要领与精髓的,他将超现实主义运动推向了极致。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网站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