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系列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中国名家 西方绘画 名画欣赏

蒙克-挪威表现主义画家

 

     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1863-1944),是具有世界声誉的挪威艺术家,西方现代表现主义绘画的先驱。他的绘画带有强烈的主观性和悲伤压抑的情调,毕加索、马蒂斯就曾吸收他的艺术养料。蒙克的绘画创作大约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880-1890年,受到法国印象派的影响,画风和印象派很接近。第二阶段1890-1908年是比较成熟多变的转型时期,创作了大量耳熟能详的《呐喊》、《圣母玛利亚》、《吸血鬼》等表现主义作品。第三阶段是1908年之后,精神分裂得到治疗,作品更倾向于对自然世界的喜爱,心境较为平和。蒙克一生创作了1700多幅油画、1800多件版画和4500多幅素描和水彩画等,对20世纪表现主义的成长影响重大。


    1、生命的舞蹈 蒙克 挪威 1900年 布面油画 151x228cm 挪威奥斯陆国家美术馆
    这幅画是根据画家在巴黎的一个舞场观察所得的感受创作而成。画家以舞蹈的瞬息来描绘生活本身的哲理。画中人物和环境都有着深刻的象征意义:画面左边的身着白色衣裙的姑娘和草地上生长的一枝小花,象征青春、纯洁和美丽;中间一对拥抱起舞的男女象征燃烧着的爱情;右边一位孤独的中年妇女,陷入悲哀与失落、绝望与忧伤;背景上还有不同的舞者都被欲望所驱使,陷入疯狂和激动。 

 

    2、青春期 蒙克 1894-1895年 布面油画 151.5x110cm 挪威奥斯陆国家美术馆
   
这幅画又称之为《春情》,描绘了一位未成熟的少女,半夜来了第一次月经,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惊恐的眼睛不安地注视着渺茫的前方,两腿紧闭,双手按在腿上,像是要保护自己似的。侧光从右下方照射,将她的身影投在沉沉的夜色背景上,更增加了画面的恐怖气氛。蒙克初画这个主题时是1886年,他当时只有二十三岁,但他以敏锐的洞察力,画出青春期少女的内心世界。

 

    3、呐喊 蒙克 挪威 1893年 布面油画 90.8X73.7cm 挪威奥斯陆国家美术馆
   
关于这幅画的创作,蒙克自己曾有一段记述:“我和两个朋友一起去散步,太阳快要落山了,突然间,天空变得血一样的红,一阵忧伤涌上心头,我呆呆地伫立在栏杆旁。深蓝色的海湾和城市上方是血与火的空间,友人相继前进,我独自站在那里,这时我突然感到不可名状的恐怖和战栗,我觉得大自然中仿佛传来一声震撼宇宙的呐喊。”画家运用了奇特的造型和动荡不安的线条,燃烧的血红色彩云以及象征死亡的黑色,表现了画家内心的恐惧情感。

 

     4、自画像 蒙克 挪威 1882年 布面油画 26x19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蒙克1863年12月12日生于挪威王国一个叫“雷登”的小村子。他在家里5个孩子中排行第二。1864年他全家迁往首都克里斯蒂安尼亚,即今日的奥斯陆。1879年进工学院念书,因频繁的患病而中断了学业。1881年考进了奥斯陆皇家艺术学院,他的老师是自然主义画家克里斯蒂安·克罗格。这幅是蒙克最早的一幅自画像,作于1882年。几乎没有一个艺术家像蒙克这样在自画像中如此无情地揭露自己,从19世纪80年代起直到去世,蒙克记录下自己超过70幅油画作品和大约20幅图解似的自画像,他是第一个用艺术全面分析感情状态的画家,探索其所有的深度和多方面的细微差别。蒙克的自画像在艺术史上占有特殊地位。

 

     5、父亲在沙发上 蒙克 挪威 1881年 布面油画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蒙克的父亲克里斯蒂安·蒙克(Christian Munch),是一位军医,但赚的钱很少。他比妻子大20岁,育有5个小孩,蒙克排行老二,上有姐姐,下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他是一个非常虔诚的基督教徒,他向他的孩子们灌输了对地狱的根深蒂固的恐惧,他一再告诉他们, 如果他们在任何情况下、以任何方式犯有罪孽,他们就会注定被投入地狱,没有任何宽恕的机会。1889年蒙克的父亲因精神病去世,蒙克和蒙克的妹妹也都患有这种病,蒙克一生深受遗传病的折磨。

 

     6、逝去的母亲 蒙克 挪威 1899-1900年 99x90cm 德国不来梅艺术馆
    
这幅画是蒙克对童年失去母亲的记忆。1868年,蒙克的母亲因肺结核去世,他回忆说,他深深记得,5岁那年,他和6岁的姐姐约翰娜·苏菲,还有别的弟妹一起,站在母亲的病床前面,苏菲唱一首《寂静的夜》的歌,随后,他们的母亲便亲切地吻他们每个人。可是不久他们便得知,母亲就因那种消耗性疾病死了。画中前面的女孩是蒙克的姐姐苏菲,她站在那里,双手捂着耳朵,好像在保护自己不去听恐惧的尖叫,她的动作源自《呐喊》中的人物的动作。后来他的姐姐索菲在蒙克15岁时也死于这种肺结核病。

 

     7、弟弟安德烈在阅读 蒙克 挪威 1882年 布面油画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这是蒙克19岁时为弟弟画的一幅油画。蒙克的弟弟彼得·安德雷亚斯(Peter Andreas),是学医的,子承父业,蒙克这一代兄弟姐妹中他是唯一一个身体健康的,也只有他最后结了婚,可是就在婚礼后两个月,1895年死于肺炎。蒙克这个挪威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像受了诅咒一样,接二连三的死亡让蒙克的精神从小就与阴影相伴。接下来的几年里,蒙克创作了一系列死亡主题的油画。

 

     8、妹妹英格肖像 蒙克 挪威 1884年 画布油画 97x67cm 挪威奥斯陆国立美术馆
    
蒙克有两个妹妹,劳拉·凯瑟琳(Laura Catherine )和英格·玛丽(Inger Marie)。在蒙克的姐姐约翰·索菲(Johanne Sophie)于1777年死于遗传性肺结核后不久,妹妹英格就开始神志不清,有一天人们在街上发现她赤着脚眼神空洞,告诉人们说她要走到瑞典去。这时候蒙克开始怀疑精神病是否也像肺结核一样有遗传性。他祖母死于肺结核,母亲死于肺结核,而他的祖父在晚年曾因脊髓炎导致神志不清,他父亲也死于精神病。肺结核和精神病常年困扰着蒙克全家,后来蒙克写道:“疾病、疯狂和死亡是我摇篮上空的黑暗天使。”这幅穿黑衣的英格妹妹肖像作于1884年,1885年蒙克第一次踏出国门时,他的第一站是安特卫普,在那里举办的世博会上蒙克展出了他为妹妹英格·蒙克所作的这幅肖像。之后,他前往巴黎,研习卢浮宫藏品。

 

     9、病中的女孩 蒙克 挪威 1885-1886年 画布油画 119.5x118.5cm 挪威国家美术馆
    
蒙克第一件重要作品《病孩》(The Sick Child)描绘了他那年仅15岁的姐姐索菲亚患病的情景,肺病将夺去她的生命,她消瘦而脸色苍白,还未脱尽孩童的稚气。这是蒙克对姐姐苏菲的回忆,亦是对母亲的怀念,而蒙克本人对于死亡的恐惧心情也隐藏在其中。在这之前蒙克所创作的大量作品一直被称为“印象主义与现实主义”的绘画,1885年,在去巴黎的短期旅行中,蒙克观看到了伦勃朗、委拉斯贵支、马奈的原作,从而使他对艺术有了新的体验。1886年,随着杰作《病孩》的问世,蒙克终于为自己树立了一座艺术的里程碑,这也正是他一系列表达人类关于生命、死亡与爱的不朽之作。用蒙克自己的话说:“这可能是我最重要的一幅画,这是我艺术创作的一项突破,我在其后的作品,都应该归功于这幅画的诞生。”有美术史家认为这幅画是德国表现主义绘画的先声。

 

     10、凯伦姨妈坐在摇椅上 蒙克 挪威 1883年 布面油画 47x41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蒙克这个家族,曾经有过一位艺术家,一名作家,一个主教和一位卓有成就的历史学家,还有一个知书达理的蒙克的姨妈。本来蒙克的父亲一直遵循着传统的、清教徒式的规则来安排生活,但妻子去世后,他开始变得消沉,父子之间渐渐产生了隔阂,这时候,蒙克的姨妈凯伦·布约斯塔德则将一些母爱与欢乐带给了这个不幸的家庭,她还鼓励着少年蒙克的艺术才华。蒙克也很敬重这位长辈,不但为她画了好几幅油画,还用当时先进的摄影设备偷拍了他的姨妈和妹妹的动感形象,保留至今。

 

     11、吻 蒙克 挪威 1892年 画布油画 99.5x81cm 挪威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蒙克的第一段恋情是在1883年他20岁时开始的,这一年他与比他小2岁却已有离婚史的有夫之妇米里.贝雨克产生了恋情。蒙克是情事未涉的少年,而她则是性经验丰富的熟女,又是主张“自由恋爱”的开放女人,他懵懂未识,初尝禁果,以至于深陷于里面而不能自拔,经常与她在街头咖啡馆、在森林、在画室约会。他为此而画了《吻》《对视》和《吸血鬼》等多幅画,表现了在恋爱中的喜悦、不安、嫉妒、痛苦的情绪。这幅画《吻》(The Kiss)蒙克以眼、鼻、甚至连嘴都没有、完全融为一体的恋人的脸,来表现接吻时热情、恍惚、忘我的瞬间。这段充满苦恼的初恋一直延续了6年才结束,留给他的是一种恐惧和悸动。

 

     12、玛利亚 蒙克 挪威 1895年 画布油画 91x70.5cm 挪威奥斯陆国家美术馆
    
1889年蒙克留学巴黎后,终于结束了第一段恼人的感情。1891年留学生活结束后,蒙克前往柏林,和美丽的杜夏相识相恋。杜夏(Dagny Juel),又译达格妮·约尔,她也来自挪威,是一位警官的女儿,长得清纯可爱,在社交圈里,是许多男人疯狂追求的对象。蒙克也为她而疯狂,然而又为她与其他的男人交往而心生妒忌。这位美女最后竟被另一位俄国人妒忌者开枪打死,成为轰动一时的悲剧新闻。这件事给蒙克的打击极大,他以杜夏为模特而创作了多幅《玛利亚》。在画中,他把杜夏画成裸体,一袭黑长发披散下来,倾斜着的头,一双凹陷的双眼紧闭,张开胸臂,似乎要拥抱。然而蒙克为她画上了一顶红帽,这是妓女淫荡的暗示。从她微微隆起的肚子能看出,她正怀有身孕。1895年蒙克画这幅画时,她正怀着别人的孩子。

 

     13、马拉之死 蒙克 挪威 1907年 布面油画 150x200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收藏
    
蒙克的第三段恋情也是悲剧。1898年,蒙克回到奥斯陆,带回了一位美丽而富有的女子朵拉,她是挪威最大葡萄酒商的千金小姐,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相依相从,一直居住在一起。蒙克盛赞她有着女神般美丽的面容和完美的裸体,还有着过人的智慧。他们深爱着彼此,却迟迟不能开花结果,原因是幼年经历让蒙克对于自己的婚姻充满恐惧。1902年两人在一次争执中,朵拉枪支走火打断了蒙克的中指。这一事故也最终导致了蒙克在几年后精神完全崩溃。蒙克以她为模特画了几幅肖像和《马拉之死》。这幅画中已然死去的马拉躺在床上,床边是一大摊血迹,裸女神情木然地站在床边,全然没有行凶者的惶恐或快意。

 

     14、坐着的裸女 蒙克 挪威 1917年 布面油画 60x74cm 私人收藏
    
蒙克的第四段恋情还是不疾而终。1910年,47岁的蒙克从哥本哈根精神病院回到了挪威,隐居画室,埋头创作。一位绝色美模比尔吉特在蒙克年近花甲时走近他的身边。根据蒙克为她而画的这幅《坐着的裸女》上可以看出,这是一位体型几近完美的女性,身材修长,容貌瑞丽,皮肤白晰,金色的长发。在与他一起生活了6年之后,比尔吉特最终还是离开了一直逃避婚姻的蒙克。在生命长河中,蒙克与女性的情爱总是纠缠着甜蜜、向往、嫉妒与诅咒。他对女性的直觉饱含痛苦、畏惧、悲哀和怜悯。终其一生,他对女人都是从希望、渴望到失望、绝望的过程。在与比尔吉特诀别之后,蒙克对于真正的爱情感到心灰意冷,他终于不再期盼得到女人的爱,直到他80岁生命结束时,还是单身。

 

     15、老艾克教堂 蒙克 挪威 1881年 布面油画 16x21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这个老艾克教堂是蒙克全家特别是他基督教徒的父亲经常要去做礼拜和祷告的地方,蒙克满怀深情画下它的时候刚满18岁。蒙克从小喜欢绘画,13岁时接触到艺术家协会,从复制画开始到景观临摹。1879年学会了缩放和透视,1980年立志成为一名画家,1881年就读于皇家艺术学院,这是他1881年的一幅风景画。

 

     16、有红房子的花园 蒙克 挪威 1882年 布面油画 23x30.5cm 私人收藏
     这是蒙克一家住过的红房子。蒙克的童年在这里长大,1881年进入了奥斯陆工艺学校,这是在他结束了工程技术学院的学习之后的又一段崭新的生活。蒙克早期作品的画幅很小,记录了他对家庭以及奥斯陆一些场景的感受,画风严谨,似乎还有些拘束,不足以显露出他那天才的艺术潜质,但随着画幅的增多,蒙克的天赋得以发展。1882年的这幅风景画《有红房子的花园》轻松之中流露出自然主义的风格。

 

17、点燃火炉的女孩 蒙克 挪威 1883年 布面油画 96.5x66cm 私人收藏

 

18、在咖啡桌边 蒙克 挪威 1883年 布面油画 45.5x77.5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19、床边的女孩 挪威 1884年 布面油画 96.5x103.5cm 挪威卑尔根艺术博物馆

 

20、法学研究 蒙克 挪威 1887年 布面油画 81.5x125.5cm 挪威奥斯陆国家美术馆

 

     21、夏夜海滩上的英格 蒙克 挪威 1889年 画布油画 126.5x162cm 挪威卑尔根艺术博物馆
    
这幅《夏之夜》(The Inger on the Beach)是较为写实性的油画作品,描绘了海滩上他的妹妹英格一袭白衣在夜色下的孤独与忧郁。画面气氛宁静,少女神情严肃,心事重重,显示出一种苦闷的情绪。在这一阶段,画家开始抛弃自然主义的画风,转向表现主义。

 

     22、春天 蒙克 挪威 1889年 画布油画 169x263.5cm 挪威奥斯陆国家画廊
    
1889年,蒙克在一幅名为《春天》的油画里重新修改了1886年创作的《病中的女孩》,在传统技法上把风格调得积极和明亮了一些,然而依然没有得到什么正面的评价。好消息是,这一年他得到政府的奖学金,当年10月得以前往巴黎留学,在那里他接触了伟大的古典艺术和最新潮激进的画家的作品。他开始放弃传统技法,转向表现内心世界。他的作品中的每一处色彩、形体、线条和图案都变成了表达感情的符号,创造出一种美学上的颤动的轮廓线、游移的解释和僵滞的痉挛。这种创作情态的直接来源就是一种疯狂的生理状态,是一个天才人物初临世时进行自我表现的狂热冲动。一个月之后,有人告诉他,他的父亲死了。

 

     23、卡尔约翰大街上的乐队 蒙克 挪威 1889年 布面油画 苏黎世美术馆
    
1889年蒙克到了巴黎后,依然一贫如故,依靠国家并不富足的奖学金和家里的一点资助生活。他常常饿得拿不动画笔。他在1889年的作品《卡尔·约翰大街上的乐队》如今藏于苏黎世美术馆,当年他用这幅画换了一双鞋。

 

     24、汉斯·耶格 蒙克 挪威 1889年 布面油画 109x84cm 挪威国家美术馆
    
这幅画描绘了倦怠懒散的耶格正蜷坐在酒杯后面,而脸上依然保持着他那桀骜不驯的神色。汉斯·耶格(Hans Jaeger)是挪威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无政府主义者,他来自一个文化世家,吹嘘是他的祖先把歌德的《浮士德》翻译成了挪威语。耶格说,基督教是罪恶的源泉,罪恶是禁欲的结果,他的虚无主义信念和激进的政治观点吸引了很多年轻人围绕在他周围,其中很多人来自信奉基督教的中产阶级家庭,包括蒙克。蒙克是通过他的绘画老师克罗格结识了汉斯·耶格,成为好朋友。有一次蒙克苦恼地向耶格倾诉自己和父亲糟糕的关系,耶格建议他弄把手枪打死父亲。父亲病逝后,蒙克非常悲伤和内疚,开始怀疑耶格虚无和激进的理论。

 

     25、圣克卢之夜 蒙克 挪威 1890年 画布油画 64.5x54cm 美国加州旧金山现代美术馆
    
1889年至1991年期间,蒙克在法国留学,潜心研究现代绘画的表现方法。然而在巴黎生活不到一个月,1889年11月便从祖国传来了父亲去世的噩耗,12月霍乱在巴黎爆发时,蒙克搬到了城外塞纳河畔的圣克卢居住至1891年冬天,《圣克卢之夜》就是在这个时候创作的。画中那忧郁的蓝调婉如一首追念父亲的圣歌。幽暗的室内弥漫着无尽的哀伤。一个沉思的人影正凝坐在窗旁,街区的灯光穿过窗棂撒向地板,好似十字架巨大的阴影。在圣克卢期间,蒙克虽然悲伤,但他还是为他艺术的新目标写下了这样的宣言:“画不再是室内读书的男人与做针线活的女人了。画是要活着的人去呼吸,去感受,去痛苦,去爱恋。我将画一批这样的图画,人们将会懂得自己的神圣,好似他们摘下了礼帽迈进教堂。”

 

     26、卡尔·约翰大街的春天 蒙克 挪威 1890年 布面油画 80x100cm 挪威卑尔根艺术馆
    
这是以印象派技法画的一幅比较杰出的画。卡尔约翰大街是挪威首都奥斯陆最为繁华的街道,大街上的一家咖啡馆见证了他的困惑。这家“大咖啡馆”(The Grand Cafe)现在依然在原址开放,保留了19世纪末的装修风格。蒙克经常在那里和他的老师克里斯蒂安·克罗格(Christian Krohg)交流。如果说蒙克这时的许多作品还受到印象派画家尤其是凡高的影响的话,等到他在1892年画出《绝望》和《卡尔·约翰大街之夜》的时候 ,他已经完全成为我们所熟知的表现主义蒙克了。

 

27、雨中的卡尔约翰大街 蒙克 挪威 1891年 布面油画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28、拉斐特街道 蒙克 挪威 1891年 布面油画 92x73cm 挪威奥斯陆国家美术馆
    
在巴黎期间,蒙克与印象派成员多有接触,看印象派作品展,深受印象派影响。这幅《拉斐特街道》(Street Lafayette)是在修拉的影响下,用点彩的技法完成的。蒙克站在阳台上,倚栏望着纷繁热闹的拉斐特大街。

 

     29、尼斯之夜 蒙克 挪威 1891年 布面油画 挪威奥斯陆国家美术馆
    
1891年,奥斯陆国立美术馆收藏了第一幅蒙克作品,就是这幅《尼斯之夜》,终于对蒙克的艺术创作给予了肯定。蒙克出道较早,1876年,13岁的他第一次接触到当地新成立的“艺术协会”的几个艺术家,开始迷恋绘画。1879年学会了缩放和透视,1980年立志成为一名画家,1881年进了他远亲雅可布·蒙克创办的奥斯陆皇家工艺美术学校,1881年首次展示了他的肖像画,包括他的父母、兄弟姐妹、姑姑以及他自己的自画像。1883年他的作品《头像习作》第一次参加公开展览,1885年他为妹妹英格·蒙克所作的一幅肖像在安特卫普世博会上展出,1886年奥斯陆秋季展览上他展出了四幅作品,包括他的代表作《病中的孩子》。1889年4月和5月举办了蒙克的第一次个展,展览办在奥斯陆的学生社团里,共展出63幅油画和46幅素描。所有这一切都不能打动奥斯陆主流艺术界画家和评论家们,他们一贯认为他是疯子,已经懒得从技术上审视他的作品,他们断定这种画只有疯子画得出来。所以,这幅被主流艺术馆收藏的《尼斯之夜》具有特殊的意义。

 

     30、卡尔·约翰大街的夜晚 蒙克 挪威 1892年 布面油画 84.5x121cm 挪威卑尔根艺术博物馆
    
1892年创作的《卡尔·约翰大街的夜晚》是蒙克又一幅标志性的作品,给人一种强烈的血腥、恐怖、压抑、窒息的感受,标志着他风格的转折,显示出他表现主义画家的特质。画面上,可以看到,昏暗的黄昏,天边的云彩像流着的血河一样波浪起伏地挂在那里,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恐怖和血腥,那流动的血水弥漫在头顶,想要铺天盖地一样让人窒息。黑色的群山仿佛是死亡的幽灵从远方向这里压来。一条让人看不到尽头的木桥上,一个骷髅头一样的人物正在无助惊恐,歇斯底里地大声呐喊着,他双手捂着耳朵,脸扭曲地变成了三角形,两个空洞洞的眼窝十分明显,模糊的身躯活像一个幽灵。蒙克解释说,画中的人物就是他自己。

 

     31、绝望 蒙克 挪威 1892年 画布油画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这幅《绝望》是“呐喊”主题的第一幅画,1892年画于柏林的酒店客房里。本画先于其传世名作《呐喊》,一样的木栏杆、一样的全视角、甚至是一样被血色涂抹的天空——这幅画显然是《呐喊》的前作。蒙克在1892年1月22日的日记中写道:“我和两个朋友一起去散步,太阳快要落山时,突然间,天空变得血一样的红,一阵忧伤涌上心头,我呆呆地伫立在栏杆旁。深蓝色的海湾和城市,是血与火的空间,朋友相继前行,我独自站在那里,突然感到不可名状的恐怖和战栗,我觉得大自然中仿佛传来一声震撼宇宙的呼号。”这是画家在法国尼斯居留期间,面对大自然的奇景,突然感受到的心理压迫。看来他想努力画出的是感受到的精神氛围,物体的形状只是他精神象征的标识而已。

 

     32、忧郁 蒙克 挪威 1892年 布面油画 64x96cm 挪威奥斯陆国家美术馆
    
纵观蒙克的很多作品,忧郁、惊恐始终出现在画面之上。他所描绘的世界是人类复杂的精神世界,他刻意表现死亡、忧郁和孤独,描写上世纪末的艺术家在充满矛盾与痛苦的现实中,其孤独的心灵对人生产生的怀疑和焦虑。

 

     33、作家斯特林堡肖像 蒙克 挪威 1892年 布面油画 120x90cm 瑞典斯德哥尔摩博物馆
    
奥古斯特·斯特林堡(August Strindberg,1849-1912),是瑞典作家,瑞典现代文学的奠基人,欧洲表现主义文学先驱,世界现代戏剧之父。他跟蒙克相似的是,他在祖国也不太受欢迎,1892年,离开伤心地瑞典来到柏林的时候,他只带着两个箱子,一个是随身衣物,另一个装着他的手稿,这手稿据他说“其中蕴含着足以驳倒牛顿和乃至上帝的理论”。蒙克与他相识不久便给他画了这幅肖像。对比1889年蒙克给耶格的那张肖像,可以发现蒙克画风向表现主义转变。

 

     34、月光 蒙克 挪威 1893年 布面油画 140.5x135cm 挪威奥斯陆国家美术馆
    
1893年12月,蒙克在柏林著名的菩提树下大街开画展。和其它作品一起,蒙克出展了题为“爱的研究系列”,由六幅画所组成,这是他此后命名为“生命的饰带 — 生命、爱情和死亡的诗”组画的起点。它包括深深地沉浸于大气的主题:《月光》、《风暴》和《星夜》。其它主题有揭示爱的阴暗面的:《玫瑰与阿美莉》和《吸血鬼》。《病室里的死亡》则以死亡为主题。1894年,“生命的饰带”加进了《焦躁》、《灰烬》、《玛利亚》和《女人三阶段》4幅作品。在世纪之交,蒙克完成了他的“生命的饰带”组画系列,他最重要的作品是1900的《生命之舞》,这也是他“生命”系列组画的结尾。

 

     35、风暴 蒙克 挪威 1893年 布面油画 91.8x 130.8cm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1893年蒙克在挪威的一个小型海滨度假胜地阿斯伽斯丹画了《风暴》,他经常住在那里。那个夏天确实发生了一场暴风雨,但这幅画似乎没有表现出来,甚至没有表现出它的实际后果,这里的风暴是一种内心的,一种心灵的痛苦。站在水边,在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半光半黑暗的夏夜里,一名年轻白衣女子双手抱住她的头。其他女人,与她分开,作出同样痛苦的姿态。孤独、忧虑、痛苦、死亡是蒙克经常表现的主题。

 

     36、病房中的死亡 蒙克 挪威 1893年 布面油画 136x160cm,挪威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这幅《病室中的死亡》(Death in the sickroom)是蒙克对心爱的姐姐索菲的纪念。画中所有人物是蒙克画画时的年龄相貌,并非姐姐去世时的状况。蒙克希望表现出当前的时空维度,以此证明索菲之死一直影响着全家人的生活。根据画中人物及动作,可以判断出他们的角色。难以忍受压抑气氛的想要离开这个房间的是蒙克的弟弟安德雷亚斯,蒙克的父亲站在床边祈祷,前景里是蒙克和他的两个妹妹。其中英格表情僵直,眼睛瞪得很大,而劳拉坐在椅子上,如果她站起来,她的身高将会冲破画面。英格后面的是蒙克本人,但他没有画出自己的表情。画面上方正中央床头的耶稣像想必他是怀着沉痛的心情画出的,这个似乎很重要的角色并没有能力阻止死亡。

 

     37、灰烬 蒙克 挪威 1894年 画布油画 120.5x141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这幅画是蒙克对男女关系主题最悲观的一幅画,它描绘了作为弱者和失败者的男人,而女人则坚强而胜利。在细长的树干的黑暗背景下,一个穿着苍白衣服的女人站在面前,她瞪大眼睛,宽松的头发和开襟的胸衣告诉人们发生了什么。她的双手高高举起,她的姿势表现出绝望,但也表现出力量和胜利。在画面的左下角,坐着一个男人,背对着那个女人。他孤独而沮丧地抱着头。刚刚在阴森林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两人之间唯一的接触就是男人肩上搭着女人长长的红头发。蒙克认为,“我觉得我们的爱情就像一堆灰烬一样躺在地上”。

 

     38、女人的三个阶段 蒙克 挪威 1894年 画布油画 164x250cm 挪威卑尔根艺术馆
    
这幅画左边是不同年龄阶段的三个女人,最右边是一个男人。女人里,白衣长发的是年轻女孩,中间是精力旺盛的成熟女子在挑逗,右边是一个年老色衰的妇人。这是一幅寓意画,体现着画家的典型风格,三个不同年龄段的女性,寓意自明,无须费辞。蒙克后来创作的《生命的舞蹈》是《女人的三个阶段》的“升级版”,加入了和异性的互动。

 

     39、对视 蒙克 挪威 1894年 画布油画 136x110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情人之间深情对视,基调却悲凉,是诀别前的凝望。整个画面以忧郁的绿和黑为主色,如果说红色的房子代表爱情的栖息地,那么画面中的男女想必是要永远地离开它了。这幅画《对视》(Eye in Eye)是蒙克为第一段与米莉的恋情而画的三幅画中的一幅,其他两幅是《吻》和《吸血鬼》,都是表达他们之间那种悱恻缠绵、爱恨交加以及既羡且妒的心理。

 

     40、焦虑 蒙克 挪威 1894年 画布油画 94x74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一天傍晚,蒙克在镇上遇见一群默默走路、脸色苍白的人们,在他看来这简直是在赶往墓地的送葬行列,油画《焦虑》是表现蒙克的人生观“活着走向死亡”的作品。这幅画创作于1894年,是对1893年《呐喊》的延续,同样以血红色天空和峡湾的曲线来表现难以言喻的不安。 

 

     41、玫瑰与阿美莉 蒙克 挪威 1894年 画布油画 90x68.5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这是蒙克六幅画所组成的题为“爱的研究系列”的其中一幅画,后来蒙克将“爱的研究系列”命名为“生命的饰带 — 生命、爱情和死亡的诗”。它包括《月光》、《风暴》、《星夜》、《玫瑰与阿美莉》、《吸血鬼》、《病室里的死亡》,以及后来加进来的《焦虑》、《灰烬》、《玛利亚》、《女人三阶段》和《生命之舞》等。 

 

     42、吸血鬼 蒙克 挪威 1894年 布面油画 100x110cm 私人收藏
  
西方艺术史上几乎没有任何形象具有蒙克《吸血鬼》的象征性共鸣和视觉冲击力。《吸血鬼》仅次于《呐喊》,是蒙克最知名的作品,其强大的肖像画已经与艺术家共鸣了一个多世纪。在这里,女人摇身一变成为吸血鬼,她的红色长发已经缠住男人甚至刺入了男人的身体。吸血鬼般的女人,趁男人沉醉之际,吸食着男人的精血,摧毁着他们对生活、对爱情的所有希望。深蓝色、紫色和红色的千变万化的背景膨胀到视觉渐强,照亮了他们黑暗拥抱的阵痛中的中心人物。《吸血鬼》是蒙克为第一段与米莉的恋情而画的,在2008年11月纽约苏富比拍卖中,成交价为3816.2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2.7亿。 

 

     43、嫉妒 蒙克 挪威 1895年 布面油画 67x100cm 挪威卑尔根艺术馆
  
这幅《嫉妒》中的女人叫达格妮·约尔(Dagny Juel),也来自挪威,与蒙克有一段恋情,但她与米莉、朵拉不同,除了认识蒙克,还与瑞典作家斯特林堡、波兰诗人兼钢琴家普兹拜科夫斯基暧昧。挪威雕塑家古斯塔夫·维格朗也曾经想把达格妮从蒙克这里带走,两人为此起过争执,维格朗在愤怒中把雕好的蒙克的塑像砸了。在这幅画中,蒙克把自己和达格妮画在一起,他们站在苹果树下,似乎是亚当和夏娃,而普兹拜科夫斯基则在画面前景露出嫉妒和苦闷的表情。而事实上,达格妮在转了几次手之后终于到了普兹拜科夫斯基的怀抱里,他们在1893年结婚。这位美女最后竟被俄国妒忌者开枪打死,成为轰动一时的悲剧新闻。 

 

      44、第二天 蒙克 挪威 1895年 布面油画 115x152cm 挪威国家美术馆
  
当1909年挪威奥斯陆国家美术馆拍下这幅画时,公众感到震惊,一位评论家谴责它描绘了醉酒的妓女。蒙克画过各种各样的女人:年轻女孩、病女孩、大妈、情人、海滩女人、女吊丧者、女精神病、女酒鬼、女凶手、护士、母亲、古典女人、裸体模特等等,但为什么醉酒的女人不能画?在《第二天》中,蒙克只是画了不同的瓶子和眼镜暗示这位女士有一个夜间访客。倒是写实的瓶子杯子更吸引眼球,蒙克直到他晚年,从未对静物绘画表现出任何兴趣,但他有时会将它植入到画的主题中,并在这种情况下给出一个单独图像的状态,这是刻画人类情境的相关材料。高更在他的一些肖像画中曾以类似的方式使用了静物画,没有赋予它相同程度的独立性。 

 

     45、海滩上的女孩 蒙克 挪威 1896年 锌板刮刻线画 288x219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在柏林期间,蒙克开始转入到版画的创作之中。1894年,蒙克第一次制作了版画,并且他花费了一段时间潜心从事黑白画的创作。这幅锌板刮刻线画于1896年在巴黎制作,这是一个密集的版画制作时期,蒙克制作了他的一些精美版画,其中包括一小组抛光的水印,其中海滩上的少女是杰作。使用预先用尘蚀铜制备的锌板,图像以美柔汀的方式制成,精细调制的高光用烧光机刮入尘蚀铜(锌)版画。画中的海滩女孩是对寂寞的温和冥想,她背对着我们,显得平静而沉着,她的白色连衣裙在苍白的光芒中闪闪发光,她的头发在微风中轻轻地挥动着。没有任何可见的视野强调了围绕着她的自然世界的巨大,提高了我们对她的脆弱感和生活的不稳定感。 

 

46、巴黎裸女 蒙克 挪威 1896年 布面油画 80.5x60.5cm 挪威国家美术馆

 

     47、分手 蒙克 挪威 1896年 布面油画 96x127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这幅《分手》(Separation)以蒙克为原型的男女题材画作有点惨不忍睹了。这位经常穿着一身黑的男子已经痛彻心扉,扶着胸口的五指沾满鲜血,他前面的红色植物,形同心脏,仿佛男人学比干挖心,被这桩爱情伤得濒临死亡。而当人们再看右边的女子,正阔步流星地离开,迫不及待迎接新生活。蒙克的笔下,某些女人是多么的冷漠无情啊。 

 

     48、声音 蒙克 挪威 1896年 布面油画 90x119.5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蒙克画过两幅象征主义画作《声音》(The Voice),一幅作于1893年,他的第一任女友杜夏(Dagny)穿着白色连衣裙,双手交叉在身后,身后有一片树林,还有一注月光倾泻在湖面上。湖面上停着一条白色的小船,白色与黑色的小点,一个白衣人坐在前方,一个黑衣人坐在后面,是蒙克想带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去找寻幸福的乐园?还是想摆渡自己穿越痛苦之河?另一幅《声音》作于1896年,眼眶阴郁,画面阴暗,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也许是随着心爱的女人的离去,蒙克的爱和生命力也渐渐消逝了。下图二为1893年的《声音》。 

 

49、母亲和女儿 蒙克 挪威 1897年 画布油画 135x163cm 挪威奥斯陆国家美术馆

 

     50、两个女人在岸边 蒙克 挪威 1898年 布面油画 33.5x42.6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1897年,蒙克为自己买了一个避暑别墅,面向克里斯蒂安尼亚的小峡湾,这是一个建于18世纪末的小渔民小屋,位于挪威的奥斯高特兰小镇。他称这个家为“快乐之家”,并且在接下来的20年中几乎每年夏天都会回到这里。他说:“走进奥斯高特兰就像走在我的画作中,当我来到这里时,我会受到鼓舞。”这幅《两个女人在岸边》(Two Women on the Shore)的木刻版画就是在奥斯高特兰小镇创作的当地海边景色。 

 

51、男人与女人 蒙克 挪威 1898年 布面油画 60.2x100cm 挪威卑尔根艺术馆

 

     52、仲夏夜 蒙克 挪威 1899年 画布油画 101x91cm 墨西哥西蒙基金会藏
  
在这幅蒙克旅德期间(1892-1908)绘制的作品中,集中了画家两个最具代表性的主题:夜晚和亲吻。他执拗地多次在作品中以它们为题进行创作。通过基本色调的搭配,他把天空的夜色表现得淋漓尽致。像其它人物画一样,这幅作品又刻画了人生的周期性。他把四对看不见面孔和相拥着几乎溶为一体的恋人,放在路上供人欣赏。他们看上去,与其像沉溺于爱情的恋人,更像是夜色下的幽灵。 

 

     53、桥上的女孩 蒙克 挪威 1899年 布面油画 100x102cm 私人收藏
  
这幅画《桥上的女孩》(Girls on a Bridge)在2016年11月纽约苏富比拍卖中以5548.75万美元成交,近4亿人民币的成交价,这可能是蒙克最贵的一幅画了。蒙克于1888年秋天首次访问奥斯陆以南几英里的奥斯高特兰度假村。他于1889年夏天在那里度假,他租了几年,直到1897年他买房。他喜欢画这里充满幻想的夏日夜景。蒙克说:“漫步在这个小镇,如同走在我的绘画中间。待在这里我就很想画画。”特别是桥上的少女们,是蒙克很喜欢的主题,仅油画就画了十二幅。 

 

54、红和白 蒙克 挪威 1899-1900年 画布油画 93.5x125.5cm 挪威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55、受难之地 蒙克 挪威 1900年 布面油画 80X120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进入新世纪是蒙克牢固树立职业生涯的过程。1902年在柏林的“生命的饰带”展上,展出了一大批蒙克的作品,蒙克与一位德国艺术品经销商签订了代理协议。1903年和1904年他在巴黎的沙龙举办画展,1905年又在布拉格获得得巨大成功。艺术上的成功伴随着个人冲突。困扰蒙克的悲剧爱情故事有了一个戏剧性的结尾,成为他的一个痴迷。这幅1900年创作的《受难之地》是他为数不多的宗教题材的一幅名作。 

 

56、街道 蒙克 挪威 1902年 布面油画 74.5x89cm 挪威卑尔根艺术馆

 

      57、阿斯伽斯丹的房子 蒙克 挪威 1905年 布面油画 100x130.5cm 私人收藏
  
阿斯伽斯丹是蒙克大部分生活的中心,许多他最开心、反过来最困扰的时期都在那里。在他的艺术中,它的特色在于它本身几乎看起来像一个角色,在他的许多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中都出现了相同的房屋和特色。这幅《阿斯伽斯丹的房子》(Haus in Aasgaardstrand)是蒙克1905年在阿斯伽斯丹绘制,稀疏的景物,安静的氛围,掩盖了这位伟大的挪威艺术家生活中的动荡,以及挪威本身的混乱。1905年,在拿破仑战争之后强加于后者的瑞典和挪威之间的联盟被解散了,挪威人担心九十年前迫在眉睫的入侵,暴力和暴政的重演,但这幅画几乎没有表现出这种焦虑。 

 

      58、尼采肖像 蒙克 挪威 1906年 布面油画 瑞典斯德哥尔摩提尔斯卡画廊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900),被认为是西方现代哲学的开创者,蒙克1906年接到一个来自瑞典的银行家厄内斯泰特尔的订单,要定制一幅尼采的肖像画,为此蒙克把在市面上能买到的尼采书籍全看了,他疯狂爱上了这个同样要与疾病作斗争,却充满创作激情的尼采。蒙克还专门去拜访了尼采的妹妹,捕捉到了尼采的外貌特征,他有着浓密的山羊胡和紧蹙的眉头,双手交叉,倚在一座桥边又或是在阳台的栏杆上,是在思考还是沉醉于眼前的美景?尼采的后面是高山和丰富多彩的天空,令人想起了《呐喊》的背景,城市和建筑物在画的左侧,蒙克故意简化了左边的城市,将大量笔触投入到完善表面的纹理,使情绪表达得更加饱满。 

 

      59、易卜生鬼魂集 蒙克 挪威 1906年 布面油画 柏林国家艺术馆
  
1906年,蒙克应邀出席野兽派的画展并展示了自己的作品。1906年5月,易卜生去世。这位挪威作家在蒙克的脑海中占据了重要位置。秋季,柏林德意志剧院小剧场演出易卜生的《鬼魂》,蒙克画了一套设计方案,这是其中的一幅,描绘了一个中年男子,懒洋洋的,在一间咖啡厅的单人沙发上打瞌睡,该剧导演马克斯·赖因哈特后把它卖了柏林国家艺术馆。 

 

      60、女凶手 蒙克 挪威 1906年 布面油画 69.5x100cm 挪威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这幅画《女凶手》(The Murderess)是蒙克对第三段恋情悲剧收场的回忆。1902年,蒙克与朵拉大吵了一架,朵拉逼婚不成再次以死相挟,蒙克冲上去想抢下手枪,在争执中枪响了,蒙克右手的一截手指被击中。这件事使他们双方都受了很重的惊吓,朵拉远走巴黎再也没有返回奥斯陆,而蒙克周围的朋友纷纷指责他背信弃义。 

 

61、洗澡的男人 蒙克 挪威 1907年 布面油画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62、童年 蒙克 挪威 1908年 布面油画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1908年,是蒙克不幸的一年,他终于精神崩溃,住进了精神病院。1902年的恋爱失败和枪支走火,导致了蒙克在几年后精神完全崩溃,自1906年后,蒙克多次因精神疾病、酗酒问题进入疗养院休养,然而收效寥寥。在一次旅行到哥本哈根时,他看见了一所精神病院,精疲力竭的蒙克决定住进去,此时他已四十五岁了,他在雅各布森医师的病院待了八个月,接受了当时很时髦的电疗。这一年他很少画画,这幅《童年》是其中一幅,蒙克回忆道:童年时期的我,总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没有母亲,体弱多病,疾病、精神错乱以及死亡,从我刚出生,这些天使就来到了我的身旁,此后,它们一直都伴随着我的人生。 

 

      63、克拉格勒海滨的夏天 蒙克 挪威 1911年 布面油画 111x120cm 私人收藏
  
1909年蒙克从哥本哈根精神病院回到家乡挪威,起初他住在挪威东南海岸的克拉格勒镇,在这里,蒙克更多地表现出对大自然的兴趣,景观、人与自然、劳工、马和犁,这些都被和谐地描绘在丰富的、清晰的色彩中。通过新的和自发的笔法,他传达了一个粗略的和感性的对阳光、空气和地球的敬意。蒙克在这幅《克拉格勒海滨的夏天》(Sommer ved Kysten, Kragero)中,凭借其松散的动态笔触,描绘了一派优美的海边景色。这幅画在伦敦佳士得2001年6月拍卖中以49.875万英镑成交。 

 

      64、哭泣的裸女 蒙克 挪威 1913年 画布油画 80x100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蒙克有时还会回忆起过去那些悲伤的日子,这幅《哭泣的裸女》,遮在女子脸上的长发让人想起蒙克在19世纪90年代画的《圣母玛利亚》《灰烬》等画作中的蓬乱长发,体现了他有时还在追求内在的狂热,沉迷于个人的欲望符号。但是在这幅画中,他将自己的心理投射到现实上,描绘了真实生活中的模特,勾勒了一个忧伤的瞬间。这是一幅表现力很强的裸女画,看起来既充满肉欲,又富有悲剧,让人既想窥视,又想同情。蒙克为她的美貌而着迷,也为她的悲伤而痛苦。 

 

      65、工人回家 蒙克 挪威 1913-1915年 布面油画 201x227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从这幅纯朴自然的画作《工人回家》(Workers on Their Way Home)来看,与他发病前的作品所表达的东西完全不同了,作品变得明亮而宁静,这也许就是美术史学家们所称的蒙克创作的“第二时期”,这一时期从1908年开始,精神病的治疗改变了他的个性,心境变得较为平和,此时的作品更倾向于对自然和世界的喜爱,悲观和焦虑的成分得到了明显的削弱。 

 

      66、太阳 蒙克 挪威 1916年 布面油画 455x780cm 挪威国家美术馆
  
这幅《太阳》(The Sun)恐怕是蒙克艺术生涯中最明亮、奔放、通透的一幅作品,他带着自己的爱和痛苦创作了它。这幅画原本就是一个大工程,1914年,克里斯蒂安尼亚大学,也就是如今的奥斯陆大学,最终接受了蒙克为大学礼堂装饰所作的方案。因此,第二年的春夏,蒙克就一直投身于大学礼堂的装饰工程。1916年,蒙克完成了为大学礼堂创作的壁画,这些巨幅绘画分别是《历史》《太阳》和《母校》。蒙克在他创作的另外一些风景作品中也运用了与这组壁画相似的表现方式,而创作题材取自挪威克拉格勒和维斯滕周边的海滨与森林。 

 

      67、坐着的少女 蒙克 挪威 1916年 布面油画 136x110cm 私人收藏
  
作于1916年的《坐着的少女》是蒙克描绘人类心理以及前卫风格的能力的一个显著例子。模特斯塔德(Fr ydisMj lstad)于1916年至1818年首次被艺术家使用,并在几年后再次为他服务。艺术家使用鲜艳的黄色和火红色来突出女性的脸部和嘴唇,而她的衣服的深蓝色和紫色色调则呈现鲜明的对比,并通过明亮的背景调色板进一步增强。这幅画在伦敦苏富比2012年6月拍卖时估价350万英镑。 

 

      68、繁星之夜 蒙克 挪威 1922-1924年 画布油画 140x119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凡高的《星夜》是最伟大的作品,蒙克的《繁星之夜》也不同凡响。在蒙克创作这幅画时,他已不再是像19世纪末、20世纪初那样,简单地为精神状态赋予标志。大自然进入了他的内心。你能够真切地感受到斯堪的纳维亚的夜晚,想象沿着被星光点亮的田野走向小镇的金光。蒙克和以往一样陷入沉思,当他远离那些温暖的灯光而站在寒冷处时,他感觉恍如隔世。 

 

      69、阳台上的女孩 蒙克 挪威 1924年 布面油画 90x68cm 私人收藏
  
这个女孩,她不是醉酒的女孩,不是生病的女孩,不是穿黑紫色衣服的女孩,不是披头散发的女孩,不是吸血鬼的女孩,她是一个剪着短发穿着风衣的阳光女孩。 

 

      70、波希米亚人的婚礼 蒙克 挪威 1925年 画布油画 138x181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蒙克坐在最左边低头沉思,这是婚礼吗,还是家庭聚餐?这的确是婚礼,是波希米亚人的婚礼。波希米亚人是用来指称以前波希米亚王国的居民,其领土位于目前的捷克共和国境内,这个名字是源于居住在这里的凯尔特部落的拉丁名词Boii。波希米亚是吉普赛人的聚居地,法国人因此称吉普赛人为波西米亚人。追求自由和浪迹天涯形成了波西米亚人自己的生活哲学,所以,波希米亚人的婚礼不一定在大教堂,也不一定在豪华的婚宴酒店举办,小山坡、小溪旁、山谷间、小农庄等等,都可以成为婚礼举办地。显然,这是一个简单而沉闷的婚礼,人物好像都似曾相识。 

 

71、夏天的晚上 蒙克 挪威 1927年 画布油画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72、卧榻上的模特 蒙克 挪威 1928年 布面油画 136.5x115.5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73、公园里 蒙克 挪威 1942年 布面油画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在公园里,风景是优美的,游人是快乐的,这是蒙克晚年的作品。1930年5月蒙克患上了眼疾,持续的病痛困扰让他担心会彻底失明。尽管如此,艺术家并没有停止创作,并一直忙于各种展览。1933年,蒙克迎来了他的70岁生日,并被光荣授予了圣奥拉弗大十字勋章。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里,蒙克创作了多幅发人深省的自画像,描绘着一位老人是如何坦诚地面对死亡的,并于1942年在多地举办展览。1944年1月23日,蒙克于奥斯陆附近的艾可利安静地离开人间。 

 

      74、早期自画像 蒙克 挪威 1886年 布面油画 33x 4.5cm 挪威国家美术馆
  
在世界重量级的画家中,再没有谁比蒙克画的自画像更多了。在漫长的一生中,蒙克画了超过70幅的油画自画像。我们可以追随他生活中的许多变迁,从一个年轻而颓废的艺术家到一个老人,生病的男人,盯着脸上的死亡。这些作品让我们对艺术家的生活有了深入的了解。在这幅自画像中仿佛看见傲慢和自信的波希米亚人,这是1886年这位艺术家当时22岁,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阶段。尽管年轻,但他已经在他的祖国的艺术圈中受到关注。这幅自画像向我们展示了蒙克的绘画在这些年里发展的根本方式。在这里,他使用了表面划痕,脸上似乎笼罩在阴霾中。 

 

      75、地狱里的自画像 蒙克 挪威 1903年 画布油画 82x65.5cm 奥斯陆国家画廊
  
这幅大胆而古怪的自画像,非常清晰地告诉我们蒙克的糟糕状态。地狱的火焰和烟在周围升起,他是被诅咒的灵魂还是恶魔?他的腰部以上全裸,身体在火光下呈现金色,脸则透出魔鬼的红。他似乎在地狱中“怡然自得”。也许真正的艺术家属于地狱? 

 

      76、艺术家和他的模特 蒙克 挪威 1919-1921年 画布油画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从这幅画中可以看出,蒙克的绘画风格发生了变化。他不再想画其他人。他不再受欲望的驱使。模特,女模特,暗示的无非是艺术家和缪斯之间老掉牙的游戏或戏剧。然而对蒙克而言,他日渐秃顶,双眼因近视而眯起,那些关乎欲望的白日梦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身着便袍、被他戏称为“模特”的稻草人。狂野的波西米亚日子过去了。艺术家形单影只。 

 

      77、自画像夜晚的流浪者 蒙克 挪威 1923-1924年 画布油画 90x68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在这张自画像中,蒙克抛弃了一切自满与自爱,将自己的脆弱和孤独暴露无遗。在这里,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位艺术家,而是个衰老、不安、孤独的男人,在夜晚徘徊家中,带着深不可测的不安凝视着我们,黑暗已经侵入了他的内在。蒙克年轻时曾描绘过噩梦,比如著名的《呐喊》,但是在他后来的作品中,那份冷静的直视似乎更让人恐惧。 

 

      78、自画像和酒瓶 蒙克 挪威 1938年 画布油画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年迈的艺术家又坦露了自己的又一弱点:酗酒。他面孔通红,紧密双唇,将手伸向一排酒瓶。色彩显得苍白,让人起鸡皮疙瘩:这些紫色、绿色和黄色虽然明亮,却让人感到绝望。通过将画面中部分地方留白,蒙克告诉人们,这种明亮的色彩只是表面,缺乏可信度。在色彩背后,艺术家似乎在说,生活是地狱。难怪他要借酒消愁。 

 

      79、自画像在时钟与床之间 蒙克 挪威 1940-1943年 画布油画 149.5x120.5cm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很少有艺术家能像蒙克这样,将自己的晚年看得如此透彻。和这种对临终的真实认知相比,伦布朗晚年的作品显得颇为自满。庄严的老爷钟上,时间在无情地流逝。单人床上装饰着时髦的斜线图案,却恰恰成为他孤独的佐证。艺术家本人看起来呆滞而了无生气,他已经看到预见成为了僵硬的尸体。 

 

      80、最后的自画像 蒙克 挪威 1943-1944年 布面油画 57.5x78.5cm 奥斯陆蒙克博物馆
  
1944年1月23日,就在蒙克过完80岁生日后的一个月左右,他在奥斯陆附近的艾可利安静地离开人间。蒙克是一位具有多方面才能的画家,从17岁立志从事艺术创作,到80岁去世的63年间,创作了1200多幅油画、1800多幅版画,4500幅水彩和素描,6件雕塑作品,以及诸多笔记、文章等文字资料,大部分都留给了他的祖国奥斯陆这座城市。 

 

蒙克简介
 
   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1863年12月12日 - 1944年1月23日),挪威画家。父亲是位医生,笃信基督教。幼年丧母,姐姐被肺病夺去生命,妹妹患精神病。童年时代的不幸对其一生的创作有深刻的影响。
  蒙克于1880年进奥斯陆工艺美术学校随C克罗格习画,受印象主义画风的影响。1889年改用传统的画法创作《病孩》变体画《春》,从而获得奖学金去法国留学,从师L.博纳。在法国,他在研究印象主义画法的基础上,转而对后印象主义和纳比派发生兴趣。他发现线条和色彩有强烈的表现力,试图用它们画出活生生的人们,他们的呼吸、感觉、受苦受难并彼此的相爱。
    在当时哲学和美学思潮影响下,他努力发掘人类心灵中的各种状况,表现疾病、死亡、绝望、情爱等主题。因此,他的创作有“心灵的现实主义”的称号。1892年,在德国拍林美术家协会举办展览,由于受到保守势力的攻击,很快被封闭,但对德国青年画家以很大的刺激,推动了表现主义运动的产生。
    蒙克的早期油画《病孩》(1886)、《在灵床旁》(1895)、《母亲之死》(1899),多是童年和少年时代生活的回忆。1890年的油画《圣克卢之夜》和1892年的油画《卡尔.约翰街的夜晚》标志着他风格的转折,显示出他表现主义画家的特质。90年代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春情》(1894)和《呐喊》(1893),前者描绘人对幽闭的恐惧,后者刻画人对孤独与死亡的恐怖感。他于1894年开始从事版画创作,在木刻、石版、铜版画方面,都有独特的创造。他的版画题材多取自于油画,其中以《生命》组画最为出色,被他自己称为生命、爱和死的诗歌。

蒙克生平:
    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1863-1944),是具有世界声誉的挪威艺术家,是挪威的骄傲,毕加索、马蒂斯等众多艺术家都曾吸收他的养料,他的代表作之一《呐喊》曾在2012年的苏富比拍卖中以1.19亿美元的天价创下当时艺术品拍卖纪录。蒙克是西方现代表现主义绘画的先驱,表现主义就是艺术家通过自己的作品,着重表现内心情感,而忽略描绘的对象,因此就会把所描绘的对象扭曲和抽象化。此外,表现主义主要是用来表达内心恐惧的情感,所以在表现主义当中,你很少能看到主题欢快的作品。蒙克曾说过:“我要描写的是那种触动我心灵的眼睛的线条和色彩。我不是画我所见到的东西,而是画我所经历的东西。”

    蒙克的绘画创作大约分为3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880-1890年之间,是蒙克受到了法国印象派的影响,他的绘风和印象派很接近,但是却不像印象派一样描绘客观存在的事物,他更多的是描绘内心感官世界,代表作品是《病孩》、《母亲之死》。第二阶段1890-1908年是蒙克绘画风格比较成熟多变的转型时期,这个时期他创作出了大家耳熟能详的《呐喊》、《圣母玛利亚》、《吸血鬼》。第三阶段是1908年之后,蒙克因为精神分裂而进精神病院做治疗,而后的艺术作品更多的是倾向于对自然世界的喜爱,丰富的色彩和较为平和的心境,明显削弱了悲观、焦虑的成分。

    蒙克是一个靠绘画来触碰灵魂的人,绘画是他无法替代的宣泄情绪表达内心的窗口,让他巨大的精神力量得以释放表达。在蒙克自己看来:“自我出生的那一刻,焦躁、悲伤和死亡是围绕我的天使。”是的,蒙克的绘画中常伴有强烈的悲伤、压抑的情绪,折射出他坎坷的一生,也洋溢着他对艺术的执著和挚爱。

1863年:
    1863年12月12日,在挪威首都克里斯蒂安尼亚(今奥斯陆)以北140公里勒滕的一个农场里,一名男婴呱呱坠地,他就是后来挪威著名的表现主义画家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他的父亲是一名军医,经一名同事的介绍结识了蒙克的母亲,两人于1861年成婚。蒙克出生时就比较虚弱。在他一周岁不到的时候,随家人一同迁居首都。

1864-1882年:
    1868年,蒙克5岁。不幸的是,他的母亲被肺结核夺去了生命,9年后,他最喜欢的姐姐苏菲也死于同样的疾病。而慢性哮喘性支气管炎,以及多次的重症高烧让年幼的蒙克也饱受着疾病的困扰。在他后来的创作中,如《母亲之死》、《病室里的死亡》、《病中的孩子》等作品都直接表现了他记忆中亲人的疾病和死亡。

  1880年,在克里斯蒂安尼亚工学院学习了一年之后,蒙克毅然放弃了成为工程师的念头,决心将绘画作为他毕生的事业。年底,他被克里斯蒂安尼亚的皇家艺术与设计学院录取。1882年,他和几个同行一起在市中心租了一个工作室,并一同受到当时德高望重的自然主义画家克里斯蒂安·克罗格(Christian Krohg)的指点。那一时期,蒙克作品的形式和内容都明显受到克罗格和自然主义的影响。

1883-1885年:
    在1883年克里斯蒂安尼亚的一个工业与艺术大展上,蒙克的艺术首次亮相。他的《头像习作》和当时著名 艺术家的作品一起同台展示。1885年,蒙克第一次踏出国门。他的第一站是安特卫普,在那里举办的世博会上蒙克展出了他为妹妹英格所作的一幅肖像。之后,他前往巴黎,仔细研习了卢浮宫里的丰富藏品。

1886-1888年:
    1886年秋季展览上展出的四幅蒙克作品中,就包括了一幅他的代表作《病中的孩子》。随着《病中的孩子》的问世,蒙克也终于为自己树立了一座艺术的里程碑。这正是他表达关于生命、死亡与爱的一系列不朽画作之一。

  那段时间,他还结识了无政府主义者,克里斯蒂安尼亚波希米亚团体的领袖汉斯·亚格(Hans Juger)。亚格倡导艺术家要尊重自己的生活,忠实于自己。他说:“一个人的艺术必须以他自己的生活为基础,讲你自己的生活,说你自己的感受。”虽然在日后,蒙克与亚格在一些价值观念上产生了诸多分歧,但是亚格的这一著名的艺术宣言却印证了蒙克的一生。

1889年:
    1889年的4月和5月举办了蒙克的第一次个展。展览办在克里斯蒂安尼亚的学生社团里,共呈现了63幅油画以及46幅素描。那年秋天,他得到赞助再次前往巴黎。在艺术之都,蒙克一面在著名肖像画家门下潜心学习,一面畅游世博会和独立沙龙,在那里他饱览了凡·高、修拉、劳特雷克等现代主义绘画大师的先锋之作。然而就在同年11月,蒙克的父亲去世了。

1890-1891年:
    1891年,奥斯陆国立美术馆收藏了第一幅蒙克作品《尼斯之夜》。

1892年:
    1892年,蒙克应邀参加柏林艺术家联盟在11月份举行的画展。蒙克的绘画引起了激烈的争论。画展在一星期后结束。而在柏林,蒙克成了一个国际圈子里的一员,里面有作家、艺术家和评论家,包括挪威剧作家亨利·易卜生(Henrik Ibsen)(蒙克后来为易卜生的几个剧本设计了布景)和瑞典戏剧家奥古斯特·史特林堡(August Strindberg)。

1893-1908年:
    这一时期是蒙克艺术发展的重要阶段,也是他艺术的成熟期。

  1893年底,蒙克在柏林展出了50幅油画,其中就包括了《爱》系列的六幅画作,这是他此后最著名的《生命的饰带——关于生命、爱情和死亡的诗篇》组画的起点。而该组画系列中最耀眼的当数1893年完成的那幅举世闻名的《呐喊》(The Scream)。

  1902至1903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蒙克都是在德国度过的。他定期举办展览,并且结识了艺术文化圈中的重要人物和收藏家。渐渐地,他成了一位广受认可的艺术家,但同时也充满争议。1902年,蒙克在柏林展出了他的《生命的饰带》系列,当时的系列由22幅作品组成。也就在1902年,蒙克购买了他的第一台小型柯达相机。

  1905年,蒙克为已经去世的德国大哲学家尼采画了一幅肖像。

  1907年和1908年的夏天,蒙克都在德国波罗的海的海滨胜地度过。

   1908年秋,他的精神疾病变得更为严重,开始接受治疗。

1909年:
  蒙克回到挪威,更多地表现出对大自然的兴趣,他的作品变得更富于色彩,减少了悲观的成分,他对古典构图也重新燃起了兴趣。而他为克里斯蒂安尼亚大学(今奥斯陆大学)礼堂创作的作品初稿也完成于1909年的夏天。

1910-1912年:
    1911年蒙克在克里斯蒂安尼亚举办的大展中,呈现了100多幅油画以及近200幅版画。他还在当年购买了一台平板印刷机,专门用来创作平板画和木刻版画。次年,他受邀参加了德国科隆举世瞩目的松德邦德艺术展(Sonderbund exhibition)。蒙克的身份是荣誉参展嘉宾,而享受同样荣誉的还有凡·高、高更、毕加索和塞尚。“各种产生于欧洲的最狂野的作品都汇聚在此——而我只是一个苍白的古典主义者。”蒙克如是记述道。那一年,他还被引荐给了德国艺术史家库尔特·格拉泽(Curt Glaser)。

1913-1915年:
    1913年10月,蒙克在柏林举办展览,并庆祝他的50岁生日。

  1914年,克里斯蒂安尼亚大学最终接受了蒙克为大学礼堂装饰所作的方案。因此,第二年的春夏,蒙克就一直投身于大学礼堂的装饰工程。那年,蒙克还特地为哥本哈根举办的一个挪威艺术展设计了一张展览海报,借此反讽“一战”中立国丹麦和瑞典的境况。此外,他还在1915年出资资助一批年轻的德国艺术家。尽管如此,“一战”中的蒙克曾如此表态:“我所有的朋友都是德国人,但我爱的是法国。”

1916-1921年:
    1916年,蒙克完成了为大学礼堂创作的壁画,这些巨幅绘画分别是《历史》、《太阳》和《母校》。蒙克在他创作的另外一些风景作品中也运用了与这组壁画相似的表现方式,而创作题材往往取自挪威克拉格勒和维斯滕周边的海滨与森林。

  在1918年10月的大展中,蒙克展出了《生命的饰带》系列作品,不久还出版了同名画册。1919年,蒙克感染了西班牙流感,尽管他一直体弱多病,但幸运的是他成功康复,逃过一劫。

1922-1929年:
    这段时期,蒙克在室外工作室里埋头创作巨幅作品,包括《后生命的饰带》系列等。1924年,挪威卑尔根著名的Rasmus Meyer收藏开放成为一家博物馆,而蒙克的油画及版画作品是其藏品的重要组成部分。

  1926年,蒙克的妹妹劳拉(Laura)去世。同年他创作了《房前墙边的自画像》,并举办了多个展览。1927年2月,最大规模的蒙克艺术回顾展在柏林举办。那年夏天,奥斯陆国家美术馆也展出了他的289幅作品,包括油画、水彩、素描和版画。

1930-1939年:
    1930年5月蒙克患上了眼疾,持续的病痛困扰让他担心会彻底失明。尽管如此,艺术家并没有停止创作,而是一直忙于各种展览。1933年,蒙克迎来了他的70岁生日,并被光荣授予了圣奥拉弗大十字勋章。

  然而在纳粹统治期间,蒙克的作品被贴上了“颓废艺术”的标签,从德国的各个美术馆撤了下来。这对(反纳粹主义的)蒙克来说是很伤心的,因为他把德国看作他的第二祖国。

1940-1944年:
    根据蒙克的意愿,他将留在身边的所有创作都捐给了奥斯陆市政府。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里,蒙克创作了多幅发人深省的自画像,描绘着一位老人是如何坦诚地面对死亡的,并于1942年在多地举办展览。

  1943年,蒙克依然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并且在年底庆祝了他的八十大寿。

  1944年1月23日,就在他过完80岁生日后的一个月左右,爱德华·蒙克于奥斯陆附近的艾可利安静地离开人间,身后留下了约1000幅油画、1.54万幅版画、4500幅水彩和素描、6件雕塑作品,以及诸多笔记、文章等文字资料。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