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本站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欣赏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名画百幅 卢浮宫画 艺术流派

凡高系列(14):奥维尔时期(下)

      奥维尔时期(1890年5月21日—1890年7月29日),1890年5月17日,凡高来到巴黎与提奥和他妻子及刚出生的侄子文森特见面。后经提奥推荐,来到距巴黎不远的小镇奥维尔接受加歇医生治疗,并继续创作。在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上,有过这么一位天才,他在生命最后的70天内完成了80幅油画,这些画按照今天市场均价计算约合40亿美元。《麦田群鸦》这一著名作品被认为预示了梵高的死亡。画完这幅画后,7月27日,星期天,他来到这块麦田上,对着自己的胸膛开了一枪。但没有打中要害,他自己支撑着回到旅店,他拒绝接受治疗。7月28日一早,他的弟弟提奥赶到奥维尔。他坐在梵高床边和他一起回忆童年的时光……。凡高在弥留之际说道:“痛苦将永存”。1890年7月29日黎明,太阳还没有升起,凡高与世长辞,年仅37岁。2018年9月4日正一艺术编写并上传网站。


     366、奥维尔附近的麦田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0x101cm 维也纳私人收藏
    凡高曾提到如何使一幅画与其他的画配合起来。在给威尔的信中他写道:"我一直在寻找共同点, 试图从一幅肖像画中发现其与一幅风景画的共同点, 或者以一幅风景画中发现其与一幅肖像画的共同点。"这一次, 他把以粉红和绿色为主的玛格丽特·加歇的肖像画与黄色和注绿色为主的麦田风景画(即本画)配在了一起。他曾经在给提奥的信中画出将两者搭配起来草图, 并解释道:"我意到这幅画跟另一幅横长的麦田很相配, 因为一幅画是竖式的, 色调为粉红色, 另一幅画的色调是淡绿和鹅黄, 刚好是粉红色的互补色;然而我们可能要等很久才能指望人们能够理解一种自然事物与另一种自然事物之间奇妙的关系, 而这两样事物完全可以相互解释、相得益彰。不过, 鹅些人肯定会对此有所感受, 这就足以使我们聊以自慰了。"

 

     367、花园里的玛格丽特 凡高 荷兰 1890年6月 布面油画 46x55cm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这幅《花园里的玛格丽特·加歇 Marguerite Gachet in the Garden》是凡高创作于1890年6月的一幅油画。画中的女子是加歇医生的女儿玛格丽特·加歇。花园是瓦兹河畔奥维尔花园。画家把景色的美与女孩的美描绘在一起,表达出梵高内心对美的追求。并且,梵高运用色彩关系,使效果好到极点,超越了现实美。

 

     368、奥维尔的茅草农舍 凡高 法国 1890年6月 布面油画 72x91cm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凡高在去世前一个月画下了最美的一幅茅草农舍。凡高在信中说过:“奥维尔这地方非常美,那些越来越少的古老茅屋,更美!”1890年5月21日,梵高从阿尔附近的圣雷米 精神病医院搬到奥维尔接受加歇医生的治疗。奥维尔小镇位于巴黎近郊30公里的瓦兹河右岸,古色古香,极具19世纪风格。此时37岁的梵高在奥维尔度过他生命中最后的七十天,在此创作了七十余幅巨作,《奥维尔的茅草农舍Thatched Cottage at Cordeville》便是其中一幅。这幅画凡高继续用自己擅长的深青色、藏青色,笔法更显得自在阔达,宛如深藏在自然中魅惑的根源,被他的笔尖诱上了画布。柔软的笔触时而强、时而轻,缓急轻重,挥洒自如,整个画面让人惊叹不已。

 

369、奥维尔的麦田和白房子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48.6x83.2cm 华盛顿菲利普斯陈列馆 

 

370、奥维尔的房子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0.6x73cm 美国俄亥俄州托莱多艺术博物馆 

 

371、奥维尔的葡萄园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4.2x79.5cm 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美术馆

 

372、马车和远处的火车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72x90cm 普希金博物馆 

 

373、有罂粟的田野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73 x 91cm 海牙公共博物馆 

 

374、多比尼的花园一角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0.7x50.7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375、林中的两个人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0x100.5cm 美国辛辛那提艺术博物馆
    
如果说这组系列画没有表现劳动和劳动场面话,那它却真实地表现几处社交活动场所。离劳动的田间不远即是休闲的场合——树林和花园。一对情侣手挽着手,正漫步穿过鲜花盛开的树林,那男子穿着一身黑衣服,戴着高顶黑色大礼帽。在壮观的一排排淡紫色树干组成的画面上,他们只不过是两个小小的人影。 

 

376、夕阳下的奥维尔城堡  1890年6月 布面油画 50x101cm 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377、奥维尔花园 1890年6-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4x80cm 巴黎私人收藏 

 

378、奥维尔的瓦兹河岸 1890年7月 布面油画 73x93cm 美国底特律艺术协会

 

     379、奥维尔的雨天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0x100cm 英国威尔斯加迪夫国家博物馆
    
对于这幅画《奥维尔的雨天》(Landscape at Auvers in the Rain),凡高在信中说:“下雨、刮风、打雷, 这是非常美丽的坏天气。” 

 

380、有奥维尔做背景的麦田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0x43cm 日内瓦艺术博物馆 

 

    381、母牛 (Jacob Jordaens摹作)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5x65cm 法国里尔艺术博物馆
    在凡高的许多作品中,颜料都涂得很厚实。其结果如本画所见,用笔的痕迹清晰可见,产生十分具有质感的效果。像这种涂得厚厚的技法称之为"厚涂法"(impasto),被许多印象派的画家所采用。在印象派中,凡高的厚涂法相当有气势,力度十足。凡高这幅画所模仿的画家是,雅各布·乔登斯(荷兰语:Jacob Jordaens)是17世纪西班牙治下尼德兰地区的著名画家及壁毯设计师,安特卫普学派代表人物,与鲁本斯和凡·戴克并称“佛兰德斯巴洛克艺术三杰”。因为他从未赴意大利学习,画风与宫廷潮流有别,擅长捕捉农民喧闹的庆祝场面,同时也以优美的托寓画取胜。

    

382、奥维尔市政厅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72x93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383、小树林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73 x 92cm 纽约私人收藏 

 

384、奥维尔的茅草沙岩农舍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5x81cm 瑞士苏黎世美术馆

 

385、奥维尔的教堂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34x42cm 美国普罗维登斯艺术博物馆

 

386、房屋和向日葵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31.5 x 41cm 下落不明 

 

387、雨天的干草垛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4 x 52.5cm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388、有矢车菊的麦田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0x81cm 私人收藏 

 

389、田野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0x65cm 苏黎世私人收藏

 

     390、田野里的麦垛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0.5x101cm 达拉斯艺术博物馆
    
理想化的表现手法在凡·高这些窄长的风景作品中随处可见。风景画上的大自然变成完美的场所,而表现的重点是大地:花园、树林、公园、山坡、田野。跟那些流行的田园生活画不同(布雷顿的"割麦人归来"就是这种画的典型),甚至不同于他自己早年所画的那些纽南的农民画,凡高在奥维尔所创作的作品中几乎没有人物,并且根本没表现过劳动场面。诚然,作品还是体现劳动的,不过却是通过农业生产的空间和产品暗中体现的,比如整齐地出现在画面上似乎在风中颤动有麦捆儿或者麦子长得很稠密的麦地。看画的人就像游客一样,他们要看的并不是田间实实在在的劳动劳动者身上的汗水和污垢。

 

391、田野里的麦垛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0x100cm 瑞士巴塞尔艺术馆

    

392、奥维尔附近的平原 1890年7月 布面油画 73x592cm 德国慕尼黑新皮纳克提美术馆 

 

     393、乌云密布的天空下的奥维尔麦田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73x92 cm 匹兹堡卡内基艺术博物馆
    
这一幅与“麦田群鸦”、“多比尼的花园”是凡高在奥维尔所作的最后三大作品。凡高在写给母亲的最后一封650信中提到这幅画时说:“我正埋头作一幅以像海那样广大的丘陵作背景, 有黄色与绿色微妙色彩的广漠麦田的画。这一切存在于青色、白色、粉红色、紫色等色调的微妙天空之下。我现在非常的安宁、肃静, 可以说很适合于作这幅画。”同“麦田群鸦”比较起来, 这幅画含有深深的冥寂, 好像要呑没凡高的一切。在地平线那一端所表现, 不再是德伦特时期作品中可以看到的灵魂的憧憬, 而是要将他的身心召回的凄凉病态而恐怖的压迫感。 

 

     394、穿过麦田的两个女人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32x64cm 圣安东尼奥麦克内伊艺术博物馆
    凡高在信中说过:“我甚至认为实际上在艺术与自然界之间常有皮维作品中所表现的那些优雅的人和事。例如,昨天我看到两个人:一位母亲和她的女儿,母亲穿着深红色连衣裙,女儿穿着淡粉红色连衣裙,戴着一顶无任何装饰的帽子,母女俩的脸都具有乡下人那种健康的特点,是受到新鲜空气的滋养,由太阳照晒而变成棕褐色的脸;尤其是那位母亲,脸红彤彤的,头发乌黑,耳朵上戴着两颗钻石耳坠。”凡高的文字描述和小画表现了对农村生活乌托邦式的美好理想。这幅画中条纹状的犁沟烘托着画面上的人物;圆点图案的连衣裙代替了深红色连衣裙;披散的长发在随风飘拂,刚好与田野的韵味相配。凡·高创作这幅小画时,脑子里肯定清楚地映现着皮维的作品,于是他在这幅画上完成了从旧到新的转变过程,这种转变即是他在书信中提到过的那种变化,从而将皮维表现自然与文化的寓言式作品变成装饰性的现代农村生活图画。

 

395、小丘旁的茅草农舍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0.2x100.3cm 伦敦塔特画廊 

 

396、三根树根与树干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0x100cm 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397、麦田在乌云密布的天空下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0x100.5 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这一幅与“麦田群鸦”、“多比尼的花园”是凡高在奥维尔所作的最后三大作品。凡高在写给母亲的最后一封650信中提到这幅画时说:“我正埋头作一幅以像海那样广大的丘陵作背景, 有黄色与绿色微妙色彩的广漠麦田的画。这一切存在于青色、白色、粉红色、紫色等色调的微妙天空之下。我现在非常的安宁、肃静, 可以说很适合于作这幅画。”同“麦田群鸦”比较起来, 这幅画含有深深的冥寂, 好像要呑没凡高的一切。在地平线那一端所表现, 不再是德伦特时期作品中可以看到的灵魂的憧憬, 而是要将他的身心召回的凄凉病态而恐怖的压迫感。似乎是要突出表现奥维尔得天独厚的富饶的自然条件, 这些横长形画面上的构图一般都是侧边敞开并且延伸的余地。除了多比尼家花园那个隐蔽处, 其他作品的的场景基本上都没有围栏之类的东西。田野是自然的存在——它们不属于任何人, 大地看起来广袤无垠。暮色苍茫的氛围显得颇有浪漫色彩, 这苍茫的暮色笼罩着奥弗庄园的田野。 

 

     398、多比尼的花园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3x103cm 广岛艺术博物馆
    这幅画描绘了一座用篱笆圈起的大花园, 花园里鲜花盛开, 树阴下摆着长凳、桌子、椅子, 还有一只顽皮的猫和一个女人的很小的身影, 她可能是多比尼的遗孀, 正在花园那头散步。这幅家庭生活外景图的背景是高大的房子和高高地耸立在树丛后面的教堂, 但是这幅作品所着重表现的是优雅的户外自然空间, 展现在看画者面前的是个令人愉快、让人感到安全的地方。然而多比尼本人却从未在这栋房子里住过。凡·高在这幅画中所表现的敬意并不是对巴比松派描绘秀丽景色的传统的敬意, 而是把这位巴比松派画家归入了幸运者的名册, 将"多比尼"作为一种现象——它象征着文化人在奥维尔这个自然环境中享受着事业上的成功和生活上的优裕。多比尼是个画家。

 

399、多比尼的花园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0x101.5cm 巴塞尔Collection R. Staechelin收藏 

    

     400、梵高最后一幅作品《麦田群鸦》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0.5x103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这幅画充满着恐怖、不祥的感觉, 凡高似乎已经超越了灵魂上的生死境界, 置身于异世界的试炼, 并试图将此世界置于笔下。他在信中写道:“我的生活, 从根基上被破坏, 我的脚只能颠跛着走。”这正说明当时他画下这幅悲惨的画的心境。“我担心, 我是否变成你们沉重负担……那时候——回到这里再开始工作——画笔几乎从手中滑落下来……可是, 从那时起我画了三张大的作品。”画上的线条很生硬, 失去了秩序, 不但天地鸣动, 所有凄切、悲哀、绝望, 都似乎从地平线的那一端席扑过来……。20180831(完)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