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本站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欣赏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名画百幅 卢浮宫画 艺术流派

凡高系列(12):圣雷米时期(下)

     圣雷米时期(1889年5月3日-1890年5月16日),1889年4月,提奥结婚了。1889年5月16日,梵高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到离阿尔25公里的圣雷米的修道院接受精神病治疗。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发一次病,但平时他极为清醒,还创作了大量作品。这时的梵高已完全超越了印象派,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成为用心灵作画的大师!《星月夜》是圣雷米时期最著名的作品,也可以说是他所有作品中最著名的一幅。


     301盛开的杏花 1890年春日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3x92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借用)
   
1890年,是凡高生命中的最后一年,前5个月在圣雷米,后2个月在奥维尔,这一年是他精神濒临崩溃、健康严重恶化、经济更加困顿的一年。恰恰也是这一年的一月,令凡高最快乐的事,就是他的弟弟提奥唯一的孩子出生了,名为:文森特·威廉·梵高。当提奥和妻子乔安娜写信告诉梵高新生儿的喜讯时,他们是这样写的:“就像此前我们跟你说过的,如果是儿子,我们将以你的名字命名他。我们希望这孩子以后可以像你一样有决心、有勇气。”喜不自禁的凡高马上开始作画,为自己亲爱的侄子画了这一副《杏花》。画面上,乍暖还寒的春日,天空湛蓝清澈,杏花悄然绽放,灿烂枝头。杏花带来了春天的喜悦,正如侄子的出生为梵高所带来的欢乐一样,满溢而出。现在这幅画已成为凡高家族精神的象征,被挂在每一代梵高后代新生儿的床头。

   

    302、午间休息 凡高 荷兰 1890年1月 布面油画 73x91cm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这幅画是梵高在圣雷米精神病院治疗期间,临摹米勒同名画。描绘的是一对农民夫妇在正在收割成熟的麦田,累了一个上午,中午饭后躺在麦垛边休息的情景。梵高在这幅画作中,将乡间盛夏宁静午后的热情都释放了出来。画面除了左上方的一小块蓝色天空外,其他部分全部被黄橙橙的麦田、麦垛所覆盖。男人的边上放着脱下来的鞋子和两把镰刀,将草帽遮住脸,头枕双手,似乎并没有睡着;而他边上的妻子,感觉好累好累,依偎在丈夫的胸前,沉沉睡着了。 

 

     303、有粉红色背景的阿尔的妇女(吉努太太) 1890年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65x49cm 奥特罗克罗-穆勒博物馆藏
    
虽然凡·高笔下的这位阿尔妇女不是厨房里的妇女角色,但是在这几幅作品中她已经避开了法国新潮的社会生活。画面上原先那种文学幻想和人物的举止特征消失了,作品表现出更浓的家庭生活气息和母性内涵,也就是说作品把女主人公又放回了维多利亚时代的家庭生活的范围中。

 

304、有红色背景的吉努太太 1890年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65x54cm  圣保罗艺术博物馆藏

 

305、有桃红色背景的吉努太太 1890年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60x50cm 罗马国立现代艺术博物馆 

 

    306、阿尔的妇女(吉努太太) 1890年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60x54cm 纽约私人收藏 4033.6万美元
    2006年5月2号,纽约苏富比举行春季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品拍卖会,这幅画估价5千万美元,以4033.6万美元成交。画中的吉努夫人曾是法国南部阿尔一间咖啡馆的女主人,梵高在当地居住时经常光顾她的店铺。凡高以好友高更的素描为蓝本,用淡雅的色彩和细腻的笔触展现了基诺夫人雍容华贵的气质。这幅画是凡高向朋友兼合作者画家高更致敬的作品之一,但从未能送给高更。两位画家曾在阿尔合作,但后来发生激烈争吵,梵高用剃刀攻击了高更后,又割掉自己的耳朵。这幅画过去77年以来一直由一个美国的家族拥有,这次被一位匿名买家购走。

 

    307、囚徒放风 (古斯塔夫·多雷摹作) 1890年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80x64cm 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馆
    这幅画是根据古斯塔夫·多雷的版画(由H·毕散雕刻)所做的临摹。多雷(1832~1883年)是著名的新闻及书刊的插图画家。自1889年12月24日到1890年元月30日间, 凡·高的病两度发作。当他恢复清醒的时候, 首先是临摹米莱、德拉克洛瓦、杜米埃、伦勃朗等人的绘画, 这些都是他敬爱的画家。在未被允许到户外写生之前, 他不得不靠临摹来满足创作上的饥渴, 并且藉着临摹, 使他自己的身心安宁下来。据凡高信中说, 这种临摹非常难。

 

308、喝酒者(仿杜米埃作品) 1890年2月 画布油画 60x73cm 芝加哥艺术协会藏 

 

309、村舍,记忆中的地方 1890年3-4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45.5 x 43 cm 瑞士私人收藏 

 

310、树林中的两个挖掘者 1990年3-4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65.1x50.2cm 私人收藏 

 

311、记忆中北方的茅草屋和柏树 1890年3-4月 圣雷米 嵌板布面油画 29x36.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312、充满悲伤的老人 1890年4月 布面油画 81X6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梵高《充满悲伤的老人》,作于1890,仿石版画《永恒之门》,现收藏于荷兰美术博物馆。画面中的老人静静地坐在火炉边的椅子上,身体却因为悲伤蜷缩在了一起,梵高标志性的笔触在此处不仅流畅得表现出了老人身体的轮廓,更像是那涌动着的悲哀在他的身上无限蔓延……

313、圣保罗医院花园里的松树和蒲公英 1890年4-5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2x90cm  

 

     314、罂粟和蝴蝶 1890年4-5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34.5x25.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出院日子的临近, 这是不是令他精神振奋呢?他是不是想在北方治好自己的病?他已经预感到与提奥夫妻及小孩会面的快乐吗? 他对摆脱不久之前的那些不幸会感到很高兴吗?有一件事是十分明显的: 近来凡·高所画的花的油画, 比起他曾经画的一切花的画来, 更使他快乐。这些画的颜色是稀薄的, 甚至当它们互相对比时, 情况也是如此; 这些画画得很快, 很柔和, 没有犹疑不决与痛苦, 构图完整。画中没有丝毫勉强或狂暴, 没有丝毫在他的风景画中往往明显表现出来的草率的证据。安静、快乐, 同时又充满强大的力量, 这些大束的玫瑰花与鸢尾花, 被画家摆在单一色彩的背景上;这些花的叶与茎在背景上形成和谐、精致的曲线图案。然而这些光辉的静物画能治好百病; 它们不仅是“对上帝感恩的象征”, 而且它们也是永远振兴大自然的壮丽的颂歌。这些画是凡·高在圣-雷米所绘的最后的油画。他于5月14日把他的行李送往巴黎。他最后一次看这个雨后变得凉爽与布满花朵的地方。他可以在这里画多少画啊! 然而为时已晚。

 

    315、花瓶里的鸢尾花 1890年5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3.7x92.1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鸢尾花,插在花瓶里,但见她孤单的绽放,它的花形恰似一群翩翩起舞的蝴蝶,充满古怪般灼眼的热情,透出很是夺人眼目的精巧,还有那诱惑人心的抢眼色彩,这就是梵高自己。凡高似乎也如同喜欢向日葵一样喜欢画这种植物,灿烂的蓝紫色十分突出,整幅画面富有活力,洋溢着清新的气息。 

 

     316、土黃瓶鸢尾花 1890年5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92.0 x 73.5 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这幅画是离开圣-雷米疗养院之前所作的。凡高与贝伦博士及提奥商量后, 决定离开南法, 前往加歇医生居住的奥弗(位于巴黎北方) 。他在633信写道:“于此作最后的挥笔, 所以我尽情地、忘我地工作。"1890年5月17日, 凡·高留下了这幅画, 只身前往巴黎。对于这幅画, 他曾做这样的说明:“紫色(由紫色到深红色、纯藏青色)的花束, 在鲜丽的柠檬黄背景下浮现, 而花束本身另有黄色的色调。放置花瓶的台面, 表现出不配衬的补色效果, 但这种强烈的对比, 格外鲜明。”凡高给妹妹威尔和弟弟提奥的信上, 都曾提及此画, 凡高本人好像很欣赏这幅画。

  

317、花瓶里的玫瑰 1890年5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1x90cm 华盛顿国立艺术画廊 

 

    318、善良的撒马利亚人(德拉克洛瓦摹作) 1890年5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3x60cm 欧特娄国米勒博物馆
    这幅画是依据德拉克洛瓦的原画, J·罗朗斯的石版画所作的临摹, 画于1890年5月, 凡·高病体复原的初期。他信上说:"常常作临摹, 故不致于忘记人物的形象。"又说, 临摹相当于音乐中作曲之后的作品演奏。他所作的临摹, 是以德拉克洛瓦和米莱的白与黑, 或者依据他们两人的主题来作画, 即兴地配以色彩, 亦即追忆他们的画, 一边摸索, 一边描画。"所谓追忆, 是说产生在感情中的朦胧色, 或共鸣似的色彩。"

 

    319、一轮弯月下散步的情侣 1890年5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49.5x45.5cm 圣保罗艺术博物馆
    在文森特·凡·高于圣-雷米时期所创作的被公认的少数作品中,这幅画便是其中之一。尽管巴西圣保罗艺术博物馆很少展出这副作品,它的形式和主题仍然为参观者提供了有趣的内容。

 

320、野玫瑰 1890年5月 布面油画 24.5x33cm 荷兰国立沃特罗库勒慕勒美术馆 

 

     321、奥维尔乡村小路 1890年5月 布面油画 73x92cm 芬兰赫尔辛基美术馆
    
凡高运用干笔快速地描绘蓝天,与紧实笔触所构成的乡村景象形成对比。画中出现这个时期难得见到的轻快色调。同时从左到中上的街道,产生引导视线的作用。 

 

322、绿色的麦田 1890年5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3x93cm 美国弗吉尼亚州艺术机构 

 

323、圣保罗医院花园里的草地 1890年5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64.5x81cm 伦敦国家画廊 

 

324、丝柏和两个女人 1890年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43.5x27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325、有丝柏的道路 1890年5月12-15日 圣雷米 布面油画 92x73cm 巴西圣保罗艺术博物馆
    
凡高自创的短碎笔法在这幅画中展露无遗。凡高在阿尔时期的色块运用,在此全转成了线条。中置的柏树主控整个画面,道路、稻田、野草相互辉映。马车和人物的位置则有平衡画面的效果。“这是一次最新的尝试。一颗星星发出了被夸张的光,在群青色的天空中,呈现出玫瑰色与绿色的柔和的光辉,一些云朵匆匆掠过天际,天空下面有一条边上插着一些黄色长棍的道路,黄棍子后面是画面上显得较低的阿尔卑斯山;一家古老的客栈,它的窗户透出黄光;一株很高的、笔直的黑色丝柏;路上有一辆由一头带着挽具的白马拉着的黄色二轮马车和两个走夜路的人。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说这是非常浪漫的,但是我认为,普罗旺斯本来就是很浪漫的。”(凡·高)  

 

     326、花瓶里的白玫瑰 1890年5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1x90cm 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这幅画是梵高从圣雷米的医院出院前完成的。此时的梵高也许已经隐隐意识到离他的人生终点已经不远。因此,他把自己对生命的热爱、对自然的热爱都倾注到自己的作品中。在这幅《玫瑰》中,他没有选择灿烂的向日葵,没有选择迷人的鸢尾花,也没有选择鲜艳的红玫瑰。他选择了朴素地绽放着的白玫瑰。这白色的玫瑰虽然朴实无华,但是仍然顽强地盛开,如同梵高自己的一生。他是那么急切地要表达自己对人生的热爱,迫不及待地把厚厚的油彩涂抹堆砌到画布上,以至于当他离开圣雷米疗养院时那油彩还没干。他只好把这幅作品暂时留在圣雷米疗养院。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