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本站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欣赏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名画百幅 卢浮宫画 艺术流派

凡高系列(10):圣雷米时期(上)

     圣雷米时期(1889年5月3日-1890年5月16日),1889年4月,提奥结婚了。1889年5月16日,梵高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到离阿尔25公里的圣雷米的修道院接受精神病治疗。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发一次病,但平时他极为清醒,还创作了大量作品。这时的梵高已完全超越了印象派,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成为用心灵作画的大师!《星月夜》是圣雷米时期最著名的作品,也可以说是他所有作品中最著名的一幅。


      257、鸢尾花 1889年5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1x93cm 美国加州保罗盖兹美术馆
     凡高创作进入圣雷米时期(1889年5月3日-1890年5月16日)。1889年5月8日,梵高自愿来到离阿尔25公里的圣雷米。在圣-保罗精神病院治疗。这时的梵高已陷入对精神病的恐惧和对前途的迷茫中。他每隔几个月发一次病,但事后却非常清醒,并且经常到户外作画。令人惊叹的是,梵高在这样的情形下并没有颓废,而是画出了一幅幅更加成熟,更加大胆,更加令人震撼的作品。这一时期的作品,许多都表现出强烈的情绪和“视觉冲击”,旋转的线条,粗犷有力,让人感到画家复杂强烈的感情和表达的冲动。代表作品有:《星月夜》《柏树》等。值得一提的是,正是这时,评论家开始评论梵高,而且卖出了他生前唯一一张油画。本幅画是凡·高到圣雷米之后最早完成的作品之一。画中色彩丰富, 线条细致而多变, 左边的白花与最右方的浅蓝花相呼应。画家细心安排花朵位置, 引导观者视线。整个画面充满律动及和谐之感。

 

258、丁香花 1889年5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2x92cm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259、大山下的绿色田野 1889年6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53x70cm 伦敦私人收藏

 

260、春天日出时的麦田 1889年5-6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2x92cm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261、星月夜 1889年6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3x92cm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这幅画又称星光灿烂的夜空, 展现了一个高度夸张变形与充满强烈震撼力的星空景象。那巨大的、卷曲旋转的星云, 那一团团夸大了的星光, 以及那一轮令人难以置信的橙黄色的明月, 大约是画家在幻觉和晕眩中所见。对凡·高来说, 画中的图象都充满着象征的涵意。那轮从月蚀中走出来的月亮, 暗示着某种神性, 让人联想到凡·高所乐于提起的一句雨果的话:“上帝是月蚀中的灯塔”。而那巨大的, 形如火焰的柏树, 以及夜空中象飞过的卷龙一样的星云, 也许象征着人类的挣扎与奋斗的精神。

 

    262、柏树 1889年6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93.3x74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凡·高结束了在阿尔短暂而又紧张的生活。他在阿尔居住了年余, 经历了几次戏剧性事件之后(与高更闹翻、割耳), 他自愿住进离家不远的圣-雷米精神病院。在幻觉和精神继续发作的间隙期间, 他又能够正常作画了, 于是趁机拼命工作。这个时期, 柏树似乎取代了他心爱的主题——向日葵, 频频出现在他作于圣-雷米的作品中。这些巨柱似的柏树, 枝丫拥攒, 在正午的炎炎烈日之下仿佛冲腾的黑色火焰。柏树成荫的阴暗小径在他的心中或许取代了北方哥特式教堂神秘莫测的正厅。这些柏树摆脱了天生的刚直, 好似团团巨大的黑色火舌, 拔地而起, 翻卷缭绕, 直上云宵。它们使我们再一次窥到画家的内心世界。

 

     263、麦田里的丝柏树 凡高 荷兰 1889年9月初 布面油画 50.5cmX100.5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梵高共画了两张很相似麦田里的丝柏树。他曾这样写道:“脑子里始终浮现着柏树,很想把它画成像向日葵那样的作品。但是很奇怪,何以没有人画得像我所看到的一般。柏树的线条与比例确实很美,宛如埃及的宫女。”这一张画同圣-雷米时期的许多风景画一样。完全没有直线的笔触。所有的物体都卷曲着,泉涌着,柏树像一团黑色的火焰,不停地向天空喷吐着。虽然一切都在起伏摇动,但整个画面看来,却有一种古典式的明朗与均衡感。暖色与冷色的微妙对比,轻重与形状的比例,这些不但形成结实的构图,而且统一着整个画面。

 

     264、绿色麦田与柏树 凡高 荷兰 1889年9月 布面油画 73x93.4cm 英国伦敦国立美术馆
    
这是梵高创作于1889年9月初的一幅风景油画,现存于伦敦国家画廊。画中那随风摇晃的柏树犹如擅动的灵魂,在大地和天空之间飞舞,那是灵魂深处的呼喊,那是对生活的渴望,那是对现实的无奈和悲痛欲绝。画家梵高一直想要表达的主题,就是生命与力量、梵高的作品总是充满压抑不住的·激动和热情,他经常运用飞舞的线条和强烈的色彩来抒发这种激情。在这幅画里道路旁的柏树就像黑色的火焰,这些卷曲着的线条相互扭结着窜向天空。柏树旁是一片金色耀眼的麦田,这是梵高最喜爱的色彩,因为它是太阳的色彩,生命的象征。梵高还用一种短促急速和旋转的线条,把天空和道路描绘成永不休止、滚滚向前的湍急河流。这些色彩和笔触表达出梵高内心的紧张和冲动,即使相当理智的人,也很难在这幅画前保持平静的心情。梵高的画并不深奥,也没有故作惊人之举,他只是用一种单纯平易的艺术语言,直抒他对自然和生命的热爱之情。正是这种亲切和真诚,使他的艺术具有经久不衰的魅力。

 

     265、麦田与柏树 1889年9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2.5x91.5cm 伦敦国立画廊
    
画作《麦田与柏树》是画家梵高创作于1889年9月初的一幅风景油画,现存于伦敦国家画廊。油画中那随风摇晃的柏树犹如擅动的灵魂,在大地和天空之间飞舞,那是灵魂深处的呼喊,那是对生活的渴望,那是对现实的无奈和悲痛欲绝。画家梵高一直想要表达的主题,就是生命与力量。

 

266、有丝柏的麦田 1889年9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51.5x65cm 私人收藏 (1970.2.25索斯比拍卖行)

 

267、柏树和两个妇女 1889年9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93x73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268、白云下的橄榄树 1889年6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2.5 x 92 cm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本幅画的构图可以明显地划分为四层: 土地、橄榄树、山脉、天空, 四者在颜色上形成鲜明的对比。图中生动的线条笔触和天上如孩童画般的白云, 呈现出律动感。

 

269、圣保罗医院后面的大山 1889年6月初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0.5x88.5cm 丹麦哥本哈根卡尔斯伯美术馆

 

270、绿色麦田 1889年6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3x92cm 苏黎世美术馆

 

271、罂粟地 1889年6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1x91cm 不来梅艺术大厅

 

272、麥田 1889年6月份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4x65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273、月升夜景 1889年7月初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2 x 92 cm 荷兰克勒勒·米勒博物馆
    
这里现在是无风的大热天——这正是我需要的。这是一个无法形容的太阳, 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光, 我只能够称它为黄色, 硫磺色的淡黄, 淡金黄色。这是一种多么美丽的黄色啊!(凡·高) 梵高宁肯被阿尔的太阳灼光了头发,他依然伫立在火样的光中,仰望着太阳,象一座丰碑!——他想吸进太阳的能量,抑或是在热光中融化,升腾?

 

      274、圣雷米的山和隐蔽的村舍 1889年7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1.8x90.8cm 纽约所罗门古根海姆基金会
     
1889年5月8日凡高住进阿尔东北20公里处的圣雷米疗养院。在这里, 短期内他曾恢复健康, 但7月的时候再度发作。这幅画是他在发作之前, 于意识清醒的情况下画的。到了9月, 寄出这幅画时, 他说:“这幅画也许会看山不像山, 轮廓画得那么粗大, 好像手指一样……不过, 只要线条生动, 仍然不失为一幅好画。”有力的笔触好像自大地中涌现出来, 形成一连串的弯曲, 这种画法, 可以说是学自中国国画的画法。扭曲、崩颓、上卷、翻滚般的笔触或成群或纠缠, 显示凡高内心的苦闷已与宇宙生长的矛盾化成一体, 无数短促的流动线条可以感觉出画家晚年所受东方版画的影响。

 

    275、自画像 1889年8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43.5x57cm 华盛顿国立艺术画廊
    在给提奥的信中, 他写道:“这是我能够起床活动后的第一天画的。当时我又瘦弱又苍白, 样子像个鬼。”在这幅作品里, 凡·高穿着深蓝色画室罩衫, 手拿着调色板和画笔, 仿佛在声明他已经又开始作画了。画面中央的桔红色胡子、紧锁的眉和紧闭的嘴顽强地宣示着自己坚定不移的风度, 同时也再一次表现了画家的气质。不管他觉得这幅作品多么像"鬼", 它跟1888年初在巴黎画的那幅"画架前的自画像"中毫无表情的"死"幽灵完全不同, 这里所展现的是一个刚烈、坚强的幽灵似的人物。这幅画家宣告自己"又回来了"的作品落到了荷兰画家兼评论家J.J.伊萨克逊的手上, 也算是遇到了知音, 因为伊萨克逊是第一位正式写文章评论凡·高在画坛上重要地位的人。

 

     276、有犁田者的田野 1889年8月末 圣雷米 布面油画 49x62cm 私人收藏 8130万美金
   
2017年11月13日,一位中国收藏家斥资5.39亿人民币(约为8130万美金)拍下了梵高的名画《有围栏的麦田和犁田的人》,但即使成交价已经达到了惊人的5亿人民币,也没有打破梵高最贵拍卖画作的记录。这幅《有围栏的麦田和犁田的人》由佳士得上拍,据悉当天主要竞标者来自中国、印度尼西亚、日本,而名画竞投底价为42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78亿元)由波特代表的会员开始竞标后,就将价格拉到5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64亿元),之后有竞标者再出价至6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97亿元),此时一名中国人扮程咬金杀入竞标行列,最后由他以约合人民币5.39亿元价格成交。

 

     277、麦田收割者 凡高 1889年9月 阿尔 布面油画 74x92cm 藏于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梵高博物馆
   
 这幅画是凡高在法国的一个精神病疗养院里创作的,那时主要是临摹他喜欢的一些作家的作品,也有少数自己的创作,这便是其中的一副。太阳像个大的咸蛋黄,天空有点发绿,山丘却是蓝色的,从低到高,拉成一条斜线,稀疏的坐落着几个简陋的房子,大面积金黄的麦田,麦浪随风翻滚着,是个丰收的秋天吧?可只有一个人挥舞着镰刀在收割,是想告诉我们什么呢?你眼里的世界如此美好,可是却只有你一人在欣赏?这幅画很能代表凡高抽象派的画法,笔触非常简单,直线、点、圆圈,那收割者甚至有点丑陋,可是色彩却如此浓烈,金色的麦浪好漂亮,蓝色的山丘绵延着,太阳在最上端跟麦田呼应着,有一种凄楚的美。

 

     278、日出时有收割者的麦田 1889年9月初 布面油画 73x92cm 私人收藏
    
画面上以横贯的山脉与村落为中景, 分隔下方大片麦田和上方的天空。麦田的黄色与地平线上的冷色调相调合。波动的麦田和静谧的山脉之间产生对比, 而收割人的姿态与山势走向相呼应, 并与麦田左侧的草束连成一气。这是一个轮廓人物, 他好像一个为要在大热天把他的工作做完而拼命干活的魔鬼; 我在这个人物身上看到了死神的影子, 他收割的也许是人类。因此这可以说是与我以前所画的播种者相反的题材。但是在这个死神身上, 却没有一点悲哀的味道; 他在明朗的日光下干活, 太阳以一种纯金般的光普照大地。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