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本站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欣赏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名画百幅 卢浮宫画 艺术流派

凡高系列(5):巴黎时期(中)

     巴黎时期(1886年2月—1888年2月20日),1886年2月底,当凡高踏在巴黎的土地上时,提奥还并不知情。凡高给弟弟留了个便条,约到卢浮宫旁的一家画廊见面。突如其来的相聚令人格外惊喜,凡高与弟弟提奥同住,我的好兄弟,这下我可用不着给你写信了!提奥在当时已是小有名气的画商了,他十分推崇印象派和新印象派画家。在弟弟的介绍下,梵高结识了高更、贝尔纳、劳特累克、毕沙罗、修拉等画家。还结识了经营绘画用品的唐基。这一时期的梵高深受印象派绘画的影响,画面变得明亮、清新,并运用了如点彩法等的一些印象派技法。同时,他也开始了著名的自画像的创作。


94、蒙马特区的街景 1887年2月 布面油画 34.5x64.5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95、蒙马特蔬菜花园和红磨坊 1887年春 布面油画 44.8x81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96、蒙马特的日落 1887年上半年 巴黎 布面油画 21.5x46.4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97、塞纳河岸与克利希桥 1887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48.26x57.15cm 达拉斯艺术博物馆

 

98、阿涅尔的阿根森公园入口 1887年 巴黎 布面油画 54.6x66.7cm 以色列耶路撒冷博物馆

 

99、从凡高的窗子看到的景色 1887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46x38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00、高架桥 1887年春 巴黎 木板油彩 33x40.5cm 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藏

 

101、有罂粟的麦地边缘 1887年春 巴黎 纸板布面油画 40x32.5cm 日本私人收藏

 

     102、铜花瓶中的皇冠贝母 凡高 荷兰 法国 1887年春 布面油画 73x60cm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凡高1886年来到巴黎,受到最后一次印象派联展的回响以及点描派所主张的新理论的影响,使他改变以往晦暗的描绘方式。这幅《铜花瓶上的皇冠贝母》是他尝试新画法的早期作品,表现铜制圆花瓶中茂密的花卉,是凡高作品中骤现清澈明亮色彩的证明。在其相当平面的透视中,也显示了来自日本版画的影响。这幅画作的着色方式因运用橘和蓝的对比色而使主体更加突出。蓝色的背景充满许多明亮的小笔触,显得极富活力及表现性,可以说是对点描派技法的回顾。 

 

103、春季阿尼埃尔公园 1887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50x65cm 斯里兰卡艺术博物馆

 

104、阿尼埃尔的沃耶德阿格森公园里的小路 1887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59x81cm 耶鲁大学美术馆

 

105、持锹男子的巴黎郊外 1887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48x73cm 私人收藏

 

106、蒙特马花园里的恋人 1887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75x112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07、一双鞋子 1887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34x41.5cm 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
    
此画又名《有平头钉的靴子》,靴子是一幅有象征意义的自画像,象征这个朝圣者依旧跋涉在漫长、孤独的旅上,介于尘世和天堂之间。只不过他已经放弃了正式的宗教,文森特现在要寻找地上的天堂,也正是尘世的迫切需要。画家就这样把生命贯注在一双无生命的物体之中。在我看来,静物画是一个过时的和有局限性的术语,过于严格地自题材的性质……随着对艺术的更深理解,“那仅仅是静物”的这种轻视说法应该被逐渐淘汰。(布雷默)。 

 

108、坐在草地上的女子 1887年春 巴黎 纸板油画 41.5x34.5cm 纽约私人收藏

 

109、阿尔的餐厅 1887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51.5x64cm 英国牛津艾斯莫林博物馆

 

110、克利希桥边的春季垂钓 1887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49x58cm 美国芝加哥艺术协会

 

111、阿斯尼尔的美人鱼餐厅 1887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54x65cm 法国巴黎奥塞博物馆藏

 

     112、沿着塞纳河 1887年春 布面油画 巴黎 49x66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沿着塞纳河,是指沿着阿斯涅尔附近的塞纳河岸,在这里梵高在很短时间里,使用快速的笔触,捕捉一个特定地点的色彩氛围,描绘了塞纳河岸的美丽风光。凡高经常到塞纳河边写生,绘画了许多塞纳河畔的作品。

 

113、摇篮旁的慈母 1887年春 布面油画 61x45.5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14、餐馆老板 1887年春 布面油画 65.5x54.5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15、草和蝴蝶 1887年春 布面油画 51x61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16、阿尼埃尔塞纳河大桥 1887年夏 巴黎 布面油画 52X65cm 瑞士苏黎世毕尔勒基金会

 

117、阿尼埃尔餐厅 1887年夏 巴黎 布面油画 19x26.5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18、蒙马特道路旁的向日葵 1887年夏 布面油画 35.6x27.3cm 美国旧金山艺术博物館

 

     119、树和灌木丛 1887年夏 巴黎 布面油画 46.5x55.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许多风景画家缺乏对自然发自内心的认识, 这种认识是从小就看惯田野的人才具有的。尽管每一个都是从小就看到的风景, 但是每一个人能像小孩一样来反映吗?每一个看到风景的人也都爱灌木、田野、草地、森林以及雨雪风暴吗?”(凡·高)  

 

120、雏菊和银莲花 1887年夏 巴黎 布面油画 46.5x37.5cm 日内瓦私人收藏

 

121、矢车菊和罂粟 1887年夏 巴黎 布面油画 80x67cm 荷兰海卫特基金会

 

122、雏菊和银莲花 1887年夏 巴黎 布面油画 61x38cm 荷兰库勒穆勒博物馆 

 

     123、灌木丛 1887年夏 巴黎 布面油画 46x38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
  
凡高既喜欢画树梢枝头的树叶,也喜欢画树根近处的灌木,光与影、色彩的深浅浓淡变化,对凡·高的绘画技巧提出了挑战,磨练了他对色彩的深刻感受和表达,使其绘画技艺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