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本站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欣赏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名画百幅 卢浮宫画 艺术流派

凡高系列(2):纽南时期作品

     纽南时期(1883年12月-1885年11月27日),1883年底已30岁的梵高来到父母在纽南的新家。第二年,邻居家的“老处女”玛高特( Margot Begemann 1841.3.17-1907.2.11)爱上了梵高,这可能是梵高一生中唯一一次被别的女人爱。虽然玛高特比梵高大了将近10岁,但他们还是有了结婚的打算。但双方亲属都不同意,尤其是女方家长。最终,玛高特在痛苦中服毒自杀,虽然没有死,但这件事使梵高很受打击。也由于这件事发生在一个牧师之家,所以梵高受到人们的指责,他一度十分消沉。1885年3月26日,梵高的父亲去世。当年梵高完成了他的一幅著名作品《吃土豆的人》。这个时期的梵高受到荷兰画派,伦勃朗等画家的影响,画面深沉,厚实,有极强的乡土气息。而喜欢画农民一方面是出于对劳动者的尊敬和崇尚,也是受了他的精神导师米勒的影响。


     23、织布工的右侧 1884年2月 纽南 布面油画 37x45cm 私人收藏 1983.12.5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凡高创作进入纽南时期(1883年12月-1885年11月27日)。1883年底,梵高回到父亲供职的教堂所在地纽南。在纽南的两年时间里,梵高苦练素描技巧。在画了大量素描写生和习作后,他完成了第一幅著名作品《吃土豆的人》。他这一时期的很多作品都受荷兰现实主义画风的影响,画面深沉,有极强的乡土气息。这也表现出梵高很强的农民情结,他似乎很想成为一位农民画家。一方面,他受到“精神导师”米勒的影响,更重要的可能是内心深处对乡间生活的向往,对淳朴农民的尊敬和对诚实劳动的赞美。关于这幅画,凡高曾在信中说过:“织布工的境遇也十分可怜,人们沉默着不言不语,我确实根本没听到过带反叛味道的言论。可是他们看上去毫不高兴的样子,就像拉车的老马或用轮船运到英国的那些绵羊,总是愁眉苦脸。”

 

    24、织布工左侧和纺车 1884年3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1x85cm 波士顿美术馆藏
  
这幅画的构图是突出织布机的复杂与完整,而不是人物或背景,粗糙的地面只起衬托织机的作用,而这些织机又总是在侧视或前视的角度上,也翼是说是画的主角。倾斜的砖地面呈现出砖块砌出的图案,这就使画的前景有了生气,但是占主要地位的织机遮住了屋角,织机和那架传统的纺车(这是未画出的女工匠的工具)占据了整个画面。 

 

25、纽南的老教堂和农夫 1884年2月 纽南 布面油画 34.5x42.0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26、纽南附近的水磨坊 1884年5月 纽南 纸板布面油画 57.5x78cm 美国私人收藏 1967.4.6索斯比拍卖行

 

27、田野中的老教堂 1884年7月 纽南 纸板布面油画 35x47cm 私人收藏 1969.12.10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JH507

 

28、纽南乡间水磨 1884年8月 纽南 布面油画 87x151cm 马德里蒂森博物馆

 

29、种土豆的农夫 1884年8-9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6x149cm 欧特娄国立克罗勒·米勒博物馆

 

30、耕地的农妇 1884年9月 纽南 布面油画 70.5x170.0cm 伍珀塔尔 Von der Heydt博物馆

 

31、雪中拾柴 1884年9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67x126cm 私人收藏

 

    32、离开尼厄嫩教堂 1884年10月 纽南 帆布油画 41.5x32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藏
  
这幅画又名“纽南的小礼拜堂和信徒”,2002年时与《斯海弗宁恩海 滩》同时被盗,2017警方在意大利追回,目前两幅画估值2亿人民币。《离开纽南教堂》是1884年10月梵高为他母亲画的一幅小帆布油画,因为他母亲腿部骨折躺在床上,便画此画取悦她。当时他父亲是该教堂的牧师。1885年,他父亲去世后,梵高重新在这幅画上的教堂前面加了一些去做礼拜的人,其中有几个妇女身穿缟素在哀悼。这是梵高博物馆中唯一一幅依然裱在最初的内框中的作品。这个内框上有颜料的污点,正一艺术了解到可能是因为梵高在上面清洗了手中的画笔。  

 

     33、深秋的白杨林荫道 1884年10月 纽南 布面油画 99x66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4年8月,邻居家的玛格特( Margot Begemann 1841.3.17-1907.2.11)爱上了凡高,虽然玛格特比凡高大了将近10岁,但他们还是有了结婚的打算。但双方亲属都不同意,尤其是女方家。玛格特有个非常奇怪的家庭,她有五个姐妹,都是单身,父亲早逝,家中无男人,姐妹中只要有一个人恋爱,其她人就会想方法设法破坏这场爱情。最终,玛格特在痛苦中服毒自杀,虽然没有死,但这件事使凡高很受打击。凡高在给提奥的信中这样写:“我的好兄弟,这件事使我心乱如麻。在她(玛格特)还十分衰弱的时候,被五六个别的女人欺侮了,她吞下了毒药”。虽然这段感情也是让凡高痛苦的无疾而终,但玛格特被认为是唯一真正爱过凡高的女人。

 

34、戴白色帽子的农妇 1884年12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42x34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35、雪中纽南牧师住宅里的花园 1885年1月 纽南 布面油画 51x77cm 加利福尼亚西蒙艺术博物馆藏 JH603
  
在身为牧师的父亲家里,其住宅后有一个大花园,对花园的浓厚兴趣是凡·高绘画作品的一个经常性主题。而此处特别点明的牧师角色,给花园增添了许多神秘色彩。  

 

36、四个吃饭的农民(食土豆者的初稿) 1885年2-3月 纽南 布面油画 33.5x44.4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JH686

 

37、食土豆者 1885年4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72x93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JH734

 

    38、食土豆者 1885年4月 纽南 布面油画 81.5x114.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藏 JH764
   
这幅画是凡高在纽南时期的最佳杰作。同样构图的习作有两幅,素描与速写各一幅,但仍属这幅最完美。为了完成这幅作品,他曾作了许多农夫、农妇的肖像,对室内及手的素描,以及瓶子与水壶的静物画等等,这些均是对此画的习作。此画充满了对其社会性与宗教性的情感,画面虽显得粗野,但结构却十分紧密;以围聚的人物为中心,对形体加以把握;以德拉克洛瓦的色彩理论,构成了种种暗灰色,以这些完成了这幅佳作。围着餐桌而坐的四个农人,都曾作过个别习作。那询问似的炯炯眼神,右端的农妇下垂的厚重眼睑,布满皱纹、凹凸不平的脸和手,充分地表现出大地上勤奋的劳动者的“力量”。他在404信上表示,希望这幅画能强调出“伸在碟子上的那只手,曾挖掘过泥土。”同时窗外的景色,也令人深切地感受到煮土豆的香味。 

 

     39、圣经 1885年4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5x78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JH946
  
1885年3月26日,凡高父亲突然去世。这幅作品似乎暗示了凡高和父亲之间的关系, 表现了他对父亲的崇敬之情。画中这本荷兰文圣经曾属于凡高的父亲, 象征着他的虔诚和清教徒式的生活。这本书翻开到以赛亚书第53章, 这一段描述了耶酥虽来到人世却不被承认的遭遇。紧挨着圣经的是法国作家左拉的一本小说。在给提奥的一封信中, 凡高描述了这幅静物, 翻开的圣经、合上的小说、白颜色, 黑色背景下的皮面圣经, 前景是黄褐色的并分布着柠檬色。梵高似乎想向弟弟证明黑色可以给油画带来好效果, 这是他们漫长的通信中经常讨论的问题。后来在巴黎的日子里, 他向提奥承认他发现在自己的早期作品中, 深色的调色板是过时了, 他改变了他的用色以接近时尚。 

 

40、黄昏的村舍 1885年5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7.7x97.3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JH777

 

41、纽南的旧教堂 1885年5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5x88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JH772

 

42、炉灶旁的农妇 1885年6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29.5x40cm 巴黎奥赛美术馆 JH792

 

43、炉灶旁的农妇 1885年6月 纽南 布面油画 44x38cm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JH799

 

     44、挖地农妇和草屋 1885年6月 纽南 布面油画 31.3x42cm 芝加哥艺术协会藏 JH807
  
凡高在写生时也常常会看到一些有趣的画面, 例如, 他曾经告诉提奥, “我在画荒地上的小房子, 这幢只用草皮与棍子盖成的小房子。正当我画时, 两头绵羊与一头山羊爬到屋顶上吃草。山羊向烟囱里面探头张望。一位妇女大概听到屋顶上有响声, 跑出屋来, 向屋顶扔扫帚驱赶山羊。”

 

    45、茅草屋、破牲口棚和俯身的农妇 1885年7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2x113cm 私人收藏 1985.12.3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JH825
  
“在同一个草屋顶两幢半塌的草屋, 因为年久而损坏, 它们合成一体, 互相支持, 使我想起一对年老的夫妇。”(凡·高) 。这里是荷兰乡村的一角,画面把草屋、破牲口棚和俯身的农妇呈现在明朗而灰蓝的天空下,草屋和牲口棚后面田野上的麦子就金黄了。现在我们可以想象节令已经到了夏季,路边青草默默生长,野花静静开放,熟透的麦子即将被农人收回粮仓,而夏天的蝉鸣依然炎热着。此刻草屋左边的那棵树是孤独的,草屋右边的那棵小树也是孤独的,孤独的还有牲口棚前弯腰喂牲口的那个农妇,那头牲口是她劳作的伙伴,也是她生存的希望。看上去她的草屋、破牲口棚上的麦草已经很陈旧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经受住这个盛夏雨水的浇灌和阳光下的风吹日晒。  

 

46、村舍、农妇和山羊 1885年6-7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0x85cm 法兰克福市立美术馆藏 JH823
“穿着粗布衣服干活的农妇,要比她星期天穿礼服去教更典型,也更有魅力”(凡·高) 

 

47、村舍和回家的农民 1885年7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3.5x76cm 私人收藏1974.4.2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48、挖地的农民 1885年7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41.5x32cm 私人收藏1981.12.2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JH827

 

49、田野中的麦垛 1885年8月 纽南 布面油画 40x30cm 欧特娄国立克罗勒·米勒博物馆

 

50、两个挖土豆的农妇 1885年8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31.5x42.5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JH876

 

51、两只广口瓶和两只南瓜 1885年9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58x85cm 私人收藏 JH921

 

52、静物黄草帽 1885年9月 纽南 布面油画 36.5x53.5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JH922

 

53、乡村小路上的两个人 1885年10月 纽南 布面油画 32x39.5cm 私人收藏 JH950

 

    54、秋景 1885年10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64.8x86.4cm 英国剑桥Fitzwilliam博物馆藏
  
“我画了一幅秋天的景色,画中树叶都是黄色的。当我设想它是一部黄色的交响乐时,作为基调的黄色与树叶的黄并不一致,有没有关系呢?没有关系。一切取决于我对颜色色调的无限丰富的知觉程度。”(凡·高)  

 

55、阿姆斯特丹的码头 1885年10月 纽南 布面油画 20.3x27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56、纽南的牧师住宅 1885年10月 纽南 布面油画 33x43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57、从中央车站看阿姆斯特丹 1885年10月 纽南 布面油画 19x25.5cm 阿姆斯特丹私人基金收藏
    
这幅画是凡高在阿姆斯特丹中央火车站的侯车室里,利用等火车的间隙画的,要知道,油画是需要支画架、绷画布、调颜料等繁复的准备过程。有人认为他的成功有很多偶然性,其实不然。单凭这一份痴迷和狂热,做任何工作,都是会成功的。

 

    58、有四棵树的秋景 1885年11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4x89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藏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在森林里,在落叶上,在温和的阳光下,在朦胧的事物中,在优雅、苗条的树枝头,往往有一种轻微的忧郁。可是我也喜欢刚烈与粗野的一面——那种强烈的光的效果,例如,在中午阳光下挥汗刨地的男人身上的阳光。每年这个时候,海滩上的风景更加美丽。在海滩上有一种轻快、柔和的风格;在树林里是一种忧郁、严峻的调子。这两种现象并存于生活中,我感到高兴。(凡·高)  

 

59、有白杨树的小路 1885年11月 纽南 布面油画 78x98cm 鹿特丹伯伊曼斯-凡·布宁根博物馆

 

60、柳树 1885年11月 纽南 布面油画 42x30cm 下落不明 1999年失窃于荷兰一家银行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